北宋到底有多怕辽?辽:就喜欢你干不掉我的样子

自打澶渊之盟议成,宋辽两国缔结"兄弟般"的友谊以来,这一南一北的两大帝国已经在和平中共处了近百年。不仅如此,为了表达友好和善意,两国之间还进行了频繁的互动,比如每逢对方君主生日来临之际,都会派出贺生辰使前往探访和祝贺。这种友好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了北宋第八任皇帝赵佶时代,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辽天祚帝耶律延禧生日前夕,他也循例派出了以端明殿学士郑允中为正使的贺生辰使,只不过这次在惯例中略微有点小破例:他还任命宦官童贯作为副使。

赵佶

虽然有着检校太尉、武康军节度使、熙河兰湟、秦凤路经略安抚制置使等诸多光环的加持,但对于当时大多数的宋辽两国主流精英人士来说,童贯官衔再大,可终究也不过是一名赘阉。任命这种人为国家正式外交使节,任谁看都是一种毫无道理的轻佻行为。果不其然,童贯遭到了辽国君臣上下集体的鄙夷,甚至还在朝堂上公开对童贯和其所代表的宋帝国表示不屑和嘲弄:"南朝乏才如此!"

不过,当事人赵佶可不认为这是什么有失国体的事情,对这位艺术家皇帝来说,他甚至真心认为自己是在下一盘充满艺术美感的战略大棋。童贯是他亲信中最懂军事的"军事家",刚监督西军收复河湟,挟胜利之威出使,或许能对辽国起到一定的威吓震慑的作用;另一方面则来自这位皇帝继承自列祖列宗最隐秘的心结:燕云十六州问题。就在看上去睦邻友好、天下太平之时,他已经密令童贯这位亲信中最懂军事之人,前去伺机探查辽国内情,看辽国是否有机可乘,能通过一些手段夺回燕云十六州。

北宋的心理创伤:怕辽,但想夺回燕云十六州

今日热点

大V说军情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军事视频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