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学者眼中,特朗普有多重要?

美国从未有过像特朗普这样的总统。他自恋、没常性,缺少国际事务经验。在外交政策上,他拿出的总是口号而不是战略。有些总统,比如理查德·尼克松,也同样靠不住并带有社会偏见,但尼克松在外交政策上有战略眼光。其他人,如林登·约翰逊,虽然非常自负,但他拥有与国会和其他领导人共事的高超政治技巧。

未来历史学家回顾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时,是会把它看成一次临时失常,还是美国的世界角色出现的重大转折呢?新闻记者们总是过于关注领导人的个性,因为这样能写出好文章。相反,社会科学家们则倾向于提出有关经济增长和地理位置的广义结构理论,来证明历史的必然。

笔者写过一本书,试图通过查考一个世纪前"美国时代"建立过程中的重要转折点,来检视领导人的重要性,并推测如果总统被最有可能的竞争对手取代,又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在别的总统领导下,结构性力量还会导致美国领导全球的时代出现吗?

20世纪初,西奥多·罗斯福是积极的领导人,但他的影响主要在于时机,经济增长和地理才是强有力的决定性因素。伍德罗·威尔逊打破美国固守西半球的传统,派美国军队前往欧洲参战。但威尔逊带来的更大变化在于他为孤注一掷加入"国联"进行辩解时(他的固执起了相反作用)美国例外论道德基调的转变。

今日热点

大V说军情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军事视频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