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焦土政策”到疯狂基建,印度在中印边境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印度建设73条战略公路的方案,于上世纪末提出。在《印度军力投射:野心、军备和影响力》一书中,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院研究员沙闪克·乔希提到,2006年,印度政府批准该方案,推翻了早前不建设这类公路以免被中国军队利用的思路。在中印战争爆发前的1959年,印度领导层曾决定禁止在距印中边界30英里的范围内修建道路和机场。

“印度在印中边境的基础设施建设‘被自己耽误了’。”林民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1962年战争中,印度认为中方军队之所以能较快进入印度,与其在边境地区修建的道路有关,因此印度此后采取“焦土政策”,不在边境地区修路,不搞基础设施建设,机场也被弃用。

在一些印度人看来,这种思维仍存在于国防机构的强大派系中。资料显示,2009年,印度边境道路建设局所需3500吨材料和设备,实际到位仅400吨。有分析称,这种前方牺牲、后方掣肘的状况,就源于印度长期以来刻意弱化包括基建在内的边境地区发展的战略思想。

边境地区发展落后反过来也影响基建。《环球时报》记者去年走访印度大吉岭地区时发现,在备受印度各界重视的“咽喉要道”西里古里走廊,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远不如中国的县级市。有当地人表示,横贯西里古里市的道路改造工程已历时近十年,工程承包商换了好几批,但仍看不到完工迹象。

与市区破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市郊军营,从营地到周边的道路乃至附属娱乐设施更像世外桃源。当地向导称,兵富民贫的情况在该地区早已存在。令印度舆论感到乐观的是,莫迪上台后,将重新认识边境地区发展列入议事日程,一系列加速并强化边境基建的举措出台,旨在确保打通战略通道,同时改变当地人羡慕中方一侧生活的尴尬状况。

有学者认为,由于种种原因,印方的修路速度较慢,但印度所规划的边境工程与其说是建设基础设施,不如说是在加强战场建设。这是问题的关键。

去年洞朗对峙结束后,印度媒体惊讶地发现,大雪封山的洞朗地区竟有上千中方驻军,相应的楼舍、库房甚至小卖部一应俱全。对于印度来说,整体基建水平不可能快速提升,而如何有效增强军力配比成为另一个选择。据《印度快报》1月中旬报道,印度正计划往边境增派15个营的兵力。

前述那名中国军事专家对记者说,从当年刻意弱化边境基建,到现在疯狂推出各类工程,印度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反映出印度的不健康心态,其对华过分戒备的心理和举动,不利于两国提升互信。

军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