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20首席试飞员邓友明:“鲲鹏”万里不是梦

我要报错

走下飞机,抑制不住激动情绪的贝克,一下子把邓友明拥入怀中,连连祝贺。这次,邓友明驾驶某型运输机飞出了最低时速和最大失速滚转角度的数据。

是否具备飞失速的能力,是检验一支试飞员队伍水平的试金石。

“小飞机讲尾旋,大飞机讲失速。”在运-20试飞过程中,飞失速被视为难度最高、风险最大的课目。

试飞小组下定决心:“难度再大,也要把失速课目飞出来!”

自信源于能力,艺高方能胆大。邓友明说:“开飞前,我们进行了充分的试验验证,操控技术、飞行经验都已经积累到位。”

首个飞行日,运-20试飞员4次进入失速,成功改出。在之后的试飞过程中,他们数百次进入失速,不断逼近极限,逐步摸清了各种状态下的数据,攻克大飞机失速的难关。

困难,弱者避之不及,强者却踩在脚下。像大侧风等以前民用运输机试飞中不得不依靠“外援”的高风险课目,被邓友明和战友们一项项攻关下来,取得了一系列大型运输机试飞“零”的突破。

“试飞员就是设计队伍中的一员”

“发明一架飞机算不了什么,制造出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而试验它才艰难无比。”德国航空先驱奥托·李林达尔的这句名言,几乎是试飞员事业的教科书般的脚注。

在一次交流活动中,邓友明对年轻试飞员说:“试飞员不仅要胆子大,还要对发现的问题多打几个问号,故障出在哪里?有哪些特征?可能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军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