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20首席试飞员邓友明:“鲲鹏”万里不是梦

我要报错

这份体会,源于一次危险的经历。

在某机型试飞过程中,邓友明接替另一位飞行员操纵飞机,他感觉驾驶盘越来越歪,第一反应是一边升力大、一边升力小。他朝机舱外望去,只见飞机冒起白烟,油不断涌出来。

原来,刚才的飞行员已开始调油,其他机组成员并不知晓。一旦继续调下去,一侧发动机必然停车,如果另一侧发动机也停车,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邓友明果断停止调油,并凭借娴熟的操作技术,让飞机飞回正常航道。

返航后,邓友明带领机组成员探索设计出“飞行准备卡”,提高了各个环节的规范性,减少和避免了试飞的差错。

这张“飞行准备卡”里,包括飞机状态、任务性质、飞行员情况等信息,机长和机组成员、参谋、指挥员都要一一签字。

有人说,第一代试飞员是勇气型,第二代试飞员是技术型,邓友明等第三代试飞员则是专家型——“会飞的工程师”。邓友明有句话广为人知:“我们驾驶的飞机是航空工业发展的结晶,作为试飞员必须要尽心尽责。”

在运-20总设计师唐长红眼中:试飞员就是设计队伍中的一员。

试飞员深度参与设计环节,在我国运输机研发中尚属首例。

“试飞员及飞机设计工程师聚到一起,办公、生活节奏几乎一致。”邓友明回忆说,大家朝夕相处,团队间的沟通可以做到“零距离”,问题也能够第一时间得到解决。

不仅如此,高效顺畅的沟通使得试飞员早在设计环节就可以提供意见。

军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