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万钧的野战火箭研发背后,有这样一段故事

我要报错

初夏,天还没完全亮起来,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京城北郊某研究所营区门口。韩珺礼下车后直奔办公楼而去。十几个小时前,他在中国发明协会“发明创业奖”的颁奖典礼现场,迎来了人生的又一个“高光”时刻,但他并不喜欢热闹,更不习惯待在聚光灯下。回到办公室,韩珺礼从鼓鼓囊囊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的荣誉证书,塞进了桌旁的大箱子里。谁也想不到这个普普通通的箱子里装的全是获奖证书,2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1项授权国家发明专利,还有厚厚的一摞一等功、二等功证书……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铸剑

■陈海强

初夏,天还没完全亮起来,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京城北郊某研究所营区门口。韩珺礼下车后直奔办公楼而去。十几个小时前,他在中国发明协会“发明创业奖”的颁奖典礼现场,迎来了人生的又一个“高光”时刻,但他并不喜欢热闹,更不习惯待在聚光灯下。

回到办公室,韩珺礼从鼓鼓囊囊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的荣誉证书,塞进了桌旁的大箱子里。谁也想不到这个普普通通的箱子里装的全是获奖证书,2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1项授权国家发明专利,还有厚厚的一摞一等功、二等功证书……韩珺礼的目光并没有在证书上更多的停留,而是第一时间打开对面墙壁前的投影装置,将文稿投到大屏幕上,逐字逐句地修改起来。两年前,韩珺礼因劳累患上眼疾,在电脑上看东西很吃力,索性就在办公室安装了一台投影设备。从此,韩珺礼坐在投影仪前的时间就一天比一天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