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和历史对话:崖门耸巨石

我要报错

夏日清晨,南国军港大雨如注。一艘国产新型猎扫雷舰和一艘国产新型扫雷舰舰艏高昂,劈开雨幕缓缓驶近港湾。

“呜——”港外的一艘艘军舰依次鸣响汽笛。按照海军礼仪,所有的海军舰艇,不分舰种和级别,不论吨位大小,在航行中与扫雷舰艇相遇时,须先鸣笛致敬。各国海军都遵循这一特例。

这一次,汽笛声似乎比平日更加浑厚响亮。码头上,某扫雷舰大队政委李亚敏率大队党委常委全体列队,冒着瓢泼大雨迎接两舰归来。这么隆重的阵仗,在这个大队并不多见。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崖门耸巨石

■熊永新

夏日清晨,南国军港大雨如注。一艘国产新型猎扫雷舰和一艘国产新型扫雷舰舰艏高昂,劈开雨幕缓缓驶近港湾。

“呜——”港外的一艘艘军舰依次鸣响汽笛。按照海军礼仪,所有的海军舰艇,不分舰种和级别,不论吨位大小,在航行中与扫雷舰艇相遇时,须先鸣笛致敬。各国海军都遵循这一特例。

这一次,汽笛声似乎比平日更加浑厚响亮。码头上,某扫雷舰大队政委李亚敏率大队党委常委全体列队,冒着瓢泼大雨迎接两舰归来。这么隆重的阵仗,在这个大队并不多见。

这,是对胜利的致敬!6月上中旬,两舰代表南部战区海军参加海军首次举行的“勇敢杯”水雷战竞赛性考核,分别在“开辟航道”和“实猎战雷”项目中取得第一。

军事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