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昌进:我是普通一兵,永远坚守6号哨位

我要报错

就任枣庄军分区政委的第一个清明节,韦昌进给战友李书水打了一个电话:“走,明天我们去一下滕州?”李书水从话筒声音里一下子就明白韦昌进是想去滕州烈士陵园,那里安葬着20多位当年和他们同在一个团服役、壮烈牺牲的战友。

下着细雨的清晨,曾经同在炮火硝烟中坚守阵地的两个老兵韦昌进和李书水,拎着一些烟酒拾级而上,轻轻走向“张延景”,静静陪陪“张泽群”……相对无言,韦昌进躬身拂去碑上的一片落叶,说:“老哥哥们,韦昌进过来看你们了……”在这些老战友面前,韦昌进始终觉得自己还是普通一兵。身边的老班长李书水,当年曾带队把韦昌进救出来。李书水立过一等功,但因伤残一直在老家务农。

望着光洁而整齐的大理石墓碑,两位鬓发斑白的老兵内心难以平静,拨开岁月的风尘,仿佛又回到了枪林弹雨、生死与共的阵地上……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报道——

1986年6月,韦昌进从前线返回老家,和母亲汪生兰在自家房屋前合影。

就任枣庄军分区政委的第一个清明节,韦昌进给战友李书水打了一个电话:“走,明天我们去一下滕州?”李书水从话筒声音里一下子就明白韦昌进是想去滕州烈士陵园,那里安葬着20多位当年和他们同在一个团服役、壮烈牺牲的战友。

下着细雨的清晨,曾经同在炮火硝烟中坚守阵地的两个老兵韦昌进和李书水,拎着一些烟酒拾级而上,轻轻走向“张延景”,静静陪陪“张泽群”……相对无言,韦昌进躬身拂去碑上的一片落叶,说:“老哥哥们,韦昌进过来看你们了……”在这些老战友面前,韦昌进始终觉得自己还是普通一兵。身边的老班长李书水,当年曾带队把韦昌进救出来。李书水立过一等功,但因伤残一直在老家务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