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当海上“先锋”

我要报错

在“水下先锋艇”潜艇兵金胜心中,“先锋”两个字则从小就融入了血液里。

春节回不了家,是遇到战备训练任务时常有的事。当2015年的新年钟声敲响时,金胜就坚守在战位上,他后来在日记中写道:“爸,以前经常听你们讲为祖国守岁的故事,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或许从出生那天起,我的血管里就流淌着为国奉献的血,那是‘先锋人’留给我最深的‘胎记’。”

金胜的父亲,就是“水下先锋艇”的原机电长金国祥。

在北部战区海军,还有很多像金国祥、金胜一样的人,他们在急难险重任务面前,回答只有一声“是”。

去年4月,战区海军所属洛阳舰在南海海域执行任务期间,接到整建制转隶命令。一线官兵没有一个人提出意见,他们收拾好行囊,告别父母妻儿,立刻驶向陌生的远方。

在编制调整中,北部战区海军数十个团级以上单位组建、接收和撤销,20余艘舰艇转隶交接。某潜艇支队政委崔久亮的话说出了官兵们的心声:“改革大考前,听党话咋表达?就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党叫去哪就去哪。”

当种子 开先河

2015年7月,黄海某海域,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独立团谭慎鹏机组像往常一样驾机起飞,准备进行舰机协同反潜训练,不想危险却悄然而至。

训练还未过半,谭慎鹏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很快,窗外被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笼罩。他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是遇到了海上平流雾。飞行员们都知道,直升机遇到海上平流雾,危险程度相当于潜艇遭遇水下“断崖”。

军事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