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当海上“先锋”

我要报错

两三分钟内,大雾笼罩了整片海域,能见度急剧下降。母舰在向机组发出“紧急归舰”的指令后也被浓雾包围。谭慎鹏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到母舰的方位,只能依靠仪表飞行。

浓浓的大雾中,谭慎鹏两次尝试着舰,却都因能见度过低失败了。直升机油表开始发出警报,剩余的油量仅够支撑最后一次着舰。

“能不能成功就看最后一把!”谭慎鹏擦去手心的汗,与机组准备开始最后一降。在直升机完全被白色雾气包围的情况下,他小心降低高度,慢慢搜索。终于,母舰出现在视野中。机组大胆心细,一次着舰成功。

“只有平时苦练,才能实现关键时刻的精飞。”谭慎鹏回忆起这次任务,依旧激动不已。而他所在的舰载直升机某团,是人民海军的第一支舰载直升机部队。近4年来,这支部队为兄弟单位带教、培养了百余名空地勤人员,被称为“种子部队”“拳头部队”。

在北部战区海军,像这样被称为“种子部队”的单位有11个:第一支潜艇部队、第一支驱逐舰部队、第一支舰载机部队、第一支岸导部队……

与诸多的“第一”一样,一个个“首次”也是北部战区海军官兵践行“先锋精神”的最好注解。

在青岛舰雷达区队长毕建海心中,2002年5月15日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中国海军开始进行首次环球航行。

离开码头当天,由青岛舰和太仓舰组成的舰艇编队就遇到了大风浪。当编队航行到太平洋时,恶劣天气袭来,赤道附近海域高盐、高温、高湿。“早上我们一起床,看到整个甲板上、桅杆上,全是盐的结晶,白花花的一片。”毕建海说着,似乎还有咸腥的味道扑面而来。

军事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