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节叩问:战地记者的初心

我要报错

战地记者从哪里来

中国的战地记者大多是从山河破碎的硝烟战场上走来。在2000年出版的《正义与勇气——世界百名杰出战地记者列传》一书中,收录了拍摄潘家峪惨案照片和撰写通讯《冀东潘家峪的大惨案》的战地记者雷烨。他是一名记者,也是一名战士,相机和纸笔就是他的刀枪。他典当祖屋,奔赴延安,24岁投身革命,29岁英勇牺牲。雷烨短暂的一生,足迹遍布冀热辽,留下了《转战长城内外》《驰骋滦河挺进热南》《塞外烽烟》等组照,以及《我们怎样收复了塞外的乡村》《塞外,新收复的乡村为什么拥抱子弟兵》等充满对祖国山河热爱和必胜信念的稿件。

聂荣臻司令员与八路军总政前线记者团合影,左一为雷烨,右三为聂荣臻。(资料图)

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柳朝琦,是八路军冀鲁豫根据地《冀鲁豫日报》的战地记者。1943年冬天,他在采访途中遭遇敌人,中弹牺牲。生前,他发表了《鏖战甘草固堆说明日寇必败我必胜》《军区部队跳出敌围,万余日伪扑空》《敌“拉网扫荡”失败,灰溜溜滚开了》等多篇报道,受到抗日军民的欢迎,但同时也为日伪军所仇恨。柳朝琦为了快速准确得到第一手材料,他每天都到前沿阵地采访。哪里战斗最激烈,他就出现在哪里。报社考虑到他的安全欲召他回后方基地,他却对领导说:“我还没做多少工作,这里又需要我,我怎么能回去呢?谁到战地采访都一样危险,我是共产党员,还是让我留下来吧!”柳朝琦曾在给父亲的家信中写道:“国难当头,我决心把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献给祖国的神圣事业!”如他所愿,作为战地记者,他把自己的22岁青春热血洒在了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