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边防扫雷兵屡创"世界扫雷奇迹" 雷场血性从何而来

我要报错

“拿出中国军人的血性,为人民扫雷,为军旗增辉!”当年在雷场的第一堂教育课的“内容提要”文案,摆在了记者的眼前:中华传统武德文化就是一部血性文化史;霍去病“千里奔袭歼匈奴”,关天培“浴血虎门抗击英国侵略者”,邓世昌“驾致远号勇撞日舰”,“狼牙山五壮士”跳崖就义,上甘岭志愿军与武装到牙齿的敌军殊死较量;“勇士赴敌,视死如归”是军人的血性,是革命军人献身使命的精神“底火”,没有血性的人不配做军人,更不配上雷场……他们从一开始就注重从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英雄文化中汲取营养,用以培育塑造官兵的血性气质,在这个文案中可见一斑。

血性教育锻造血性扫雷勇士。如今已是国际知名地雷专家的陈代荣记不清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当年,工程兵学院地爆专业出身的陈副指导员每一次上雷场,总是走在最前面;每次作业前,第一枚雷总是由他来排;每次遇到比较复杂的情况,都由他第一个进行现场处理。战友们在雷场上听到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看我的”“让我来”。他扔出冒烟的延期引信、抓住下滚的手雷、差两厘米就踏上地雷……部队领导算过一笔账:从第一次参加大扫雷至今,陈代荣先后百余次排除重大险情,亲手排除的2100多枚地雷,大多是危险性大的“险情雷”“诡计雷”。

第二次大扫雷开始不久,战士侯伟杰在一次扫雷作业中踩响了一枚地雷,却只有脚趾受了点轻伤。原因很简单,他脚下那双新型防雷鞋成了脚的保护神。侯伟杰从参加扫雷的第一天起,就严格按照规定着装,按照规章作业。这给官兵上了生动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