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伏枥老骥”遇上“初生牛犊”

我要报错

听了张俊宇的介绍,洪道磊默然无语。

刹那间,这两个曾同为专业尖子、隔空较劲多年的老士官都有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洪道磊默默地回到电子对抗连。最后的军旅时光,他不想再“折腾”了。

“年轻人都喜欢变革,年纪大一点的就不太适应了。”二级军士长冯红民更是深有感触,“这几年来,新装备列装、新编制落地、新大纲施行……每一次变革对部队是推动,对年轻士官是契机,但对于老士官们来说,更像一道面临取舍的坎儿。”

这几年,部队里的主战坦克已经退役了两代,早已刻在老士官们脑子里的训练大纲、条令条例也都换了“新颜”。

连续两年,老冯都再没上过演习场,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带新兵、新士官和新排长们。一方面他可以用自己的经验给新人们引路,另一方面也是想从头夯实基础。

铁打的营盘里,从不缺龙腾虎跃的年轻人,也必然有人燃尽青春走过巅峰。像流水淌过的,是青春的兵和兵的青春。

无论如何都要再拼一次,老士官一次又一次“重启”

冯红民今年40岁,于人生正值“不惑”,在军旅却恰似“暮年”。想更进一步已格外困难,他也不愿再离开已成家乡的驻地。这就意味着,一年后这个全旅军龄最长的老兵将脱下军装。

军事视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