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与蓝天作伴,她是“细妹子”,更是战斗员

(3/9)

半个世纪与蓝天作伴,她是“细妹子”,更是战斗员

邢淑华:“女飞行员的上天不光是预示着我们当了飞行员有多么骄傲,预示着女同志的整个翻身解放。”

出生在盐碱滩的广阔天地,自小喜欢鸟喜欢鹰,邢淑华做梦都想像鹰一样翱翔天际。1965年的一天,正在北京第十三女子中学读初三的邢淑华,见到了新中国首批女飞行员黄碧云。

邢淑华:“她给我们讲女飞行员发展史,她经历了一些非常有意义的训练、任务。当时听了报告之后,整个学校都沸腾了,我的心里就蠢蠢欲动。”

与同事探讨飞行技能(右一为邢淑华)

睡前枕头上洒汽油

我国第一批女飞行员的训练条件十分艰苦,学习航空理论,没有地球仪,就用苹果代替;学驾驶飞机,只能东拼西凑,凑出完整的飞机保证训练;飞机上没有通信设备,就在飞机尾巴上挂根红布条,提醒其它飞机和地面指挥员……为了当上“人民飞行员”,晕车、怕汽油味的邢淑华,凭着一股子倔强的机灵劲儿,成了学校唯一一名特招入伍的飞机驾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