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企承建尼加拉瓜运河刚起步 俄欲提供安全支持

2014-12-29 08:01:58

来源:新京报 作者:史泽华 选稿:魏政

    原标题: 中企承建尼加拉瓜运河刚起步 俄欲提供安全支持

  “第二巴拿马运河”的开通,更大风险来自于各大国对新运河控制“资格”的竞争。目前,俄罗斯已经跃跃欲试,要为运河提供“安全”支持,来自美国的反弹也呼之欲出。

  近日,尼加拉瓜政府宣布,全长达276公里的大运河正式开工建设。工程将耗资500亿美元,预定2019年竣工,2020年投入使用。在此过程中,中国富商王靖组建不久的HKND集团将独家规划、设计、建设,并拥有最多达100年的经营权。

  前期,作为民营资本的HKND集团显示出出色的融资、管理和公关能力。它成功说服与中国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尼加拉瓜政府,让对方相信自己有能力筹集高达尼国国民生产总值5倍数额的建设资金,也在工程建设方面取得了中国建筑实力雄厚的大企业的技术背书。

  不过,实质性的一步迈出,争议的尘埃却没有落定。

  首先是尼国内部各种势力围绕运河修建的纷争。作为西半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尼加拉瓜47%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之下。与新项目一起到来的中国的资源、能力和科学技术,有能力让尼国像巴拿马那样成长为中等发达国家。但反对派则指责政府“出卖”国家主权,以私利裹挟公益。环保主义者担心新运河将毁掉其必经的尼加拉瓜湖,让该国失去宝贵的淡水资源。12月10日,曾有数千名农民向首都集结、游行示威,反对运河的修建。未来,运河收益的“大蛋糕”如何分配,虽然百分之百是尼国“内部事务”,其风险不应由投资者承担,却又是决定项目成败的关键。

  其次是围绕运河修建的国际纷争。为了减少外部争议,运河在规划中曾宁可多花钱,绕过与邻国的争议领土,但作为“第二条巴拿马运河”,它的出现将无疑会实质性地改写中美洲的地缘经济和政治环境。巴拿马运河也在扩建,完成后有望通过10万吨以上的巨轮。尼加拉瓜运河设计的最大通行吨位则达到了40万吨。两大运河互补能力明显,会让美洲国家通往亚洲的能源和货物通道变得更通畅,但竞争的意味同样不可小视。更大的风险来自于各大国对新运河控制“资格”的竞争。目前,俄罗斯已经跃跃欲试,要为运河提供“安全”支持,来自美国的反弹也呼之欲出。新运河建设过程中,民间资本挑重担、市场化运作“唱主角”的方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大国主导权之争所带来的高安全风险。未来,这种微妙脆弱的平衡还要维持下去。

  运河竣工之前,完成数额惊人的融资、保证建设过程中的顺畅,将是对“神秘”商人王靖及HKND集团的重大考验。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运河建设如期开工,和平及繁荣又是众望所归。

精彩资讯,请关注东方网军事频道官方微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中企承建尼加拉瓜运河刚起步 俄欲提供安全支持

2014年12月29日 08:01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 中企承建尼加拉瓜运河刚起步 俄欲提供安全支持

  “第二巴拿马运河”的开通,更大风险来自于各大国对新运河控制“资格”的竞争。目前,俄罗斯已经跃跃欲试,要为运河提供“安全”支持,来自美国的反弹也呼之欲出。

  近日,尼加拉瓜政府宣布,全长达276公里的大运河正式开工建设。工程将耗资500亿美元,预定2019年竣工,2020年投入使用。在此过程中,中国富商王靖组建不久的HKND集团将独家规划、设计、建设,并拥有最多达100年的经营权。

  前期,作为民营资本的HKND集团显示出出色的融资、管理和公关能力。它成功说服与中国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尼加拉瓜政府,让对方相信自己有能力筹集高达尼国国民生产总值5倍数额的建设资金,也在工程建设方面取得了中国建筑实力雄厚的大企业的技术背书。

  不过,实质性的一步迈出,争议的尘埃却没有落定。

  首先是尼国内部各种势力围绕运河修建的纷争。作为西半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尼加拉瓜47%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之下。与新项目一起到来的中国的资源、能力和科学技术,有能力让尼国像巴拿马那样成长为中等发达国家。但反对派则指责政府“出卖”国家主权,以私利裹挟公益。环保主义者担心新运河将毁掉其必经的尼加拉瓜湖,让该国失去宝贵的淡水资源。12月10日,曾有数千名农民向首都集结、游行示威,反对运河的修建。未来,运河收益的“大蛋糕”如何分配,虽然百分之百是尼国“内部事务”,其风险不应由投资者承担,却又是决定项目成败的关键。

  其次是围绕运河修建的国际纷争。为了减少外部争议,运河在规划中曾宁可多花钱,绕过与邻国的争议领土,但作为“第二条巴拿马运河”,它的出现将无疑会实质性地改写中美洲的地缘经济和政治环境。巴拿马运河也在扩建,完成后有望通过10万吨以上的巨轮。尼加拉瓜运河设计的最大通行吨位则达到了40万吨。两大运河互补能力明显,会让美洲国家通往亚洲的能源和货物通道变得更通畅,但竞争的意味同样不可小视。更大的风险来自于各大国对新运河控制“资格”的竞争。目前,俄罗斯已经跃跃欲试,要为运河提供“安全”支持,来自美国的反弹也呼之欲出。新运河建设过程中,民间资本挑重担、市场化运作“唱主角”的方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大国主导权之争所带来的高安全风险。未来,这种微妙脆弱的平衡还要维持下去。

  运河竣工之前,完成数额惊人的融资、保证建设过程中的顺畅,将是对“神秘”商人王靖及HKND集团的重大考验。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运河建设如期开工,和平及繁荣又是众望所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