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苏-30战机驱离外国侦察机 中国渔船赶来帮忙

2015-12-18 09:16:31

来源:中青在线 选稿:魏政

    原标题: 苏-30战机驱离外国侦察机 中国渔船赶来帮忙

  身穿绿色抗荷服,腰间挂着伞刀和手枪,27岁的飞行员杨传银拎着头盔出现在江南某机场战斗值班室里。几架高大的某型三代战机停在值班室一侧的机棚里,随时准备升空作战。

  杨传银所在的部队是海军东海舰队航空兵某飞行团。这是一支战功卓著的英雄部队,在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作战中击落击伤敌机31架,曾3次被毛主席点将出征,并于1965年10月29日被国防部授予“海空雄鹰团”荣誉称号。

  如今,“海空雄鹰团”常年担负东海方向战斗值班任务,自2012年9月担负海上维权斗争任务以来,该团已战斗起飞数百批,出动飞机数千架次。

  “吕必进”“韩必起”“任必上”

  和杨传银一样,值班室里还有几名全副武装的飞行员正在担负二等战斗值班任务。只要战斗转进的铃声一响,就说明东海方向有空情,他们必须在几分钟内出现在战机座舱里。

  为了在第一时间驾机升空,值班期间这些飞行员全都养成了和衣而卧的习惯,即使上厕所也会把飞行头盔提在手里。

  大部分担负战斗值班的飞行员对铃声都有一种本能的反应,有人甚至因此在生活中闹出了笑话。曾经有一位飞行员休假期间去医院接妻子,下班的铃声一响,他从椅子上“嗖”一下弹起来,抓起外套就往外面跑,连鞋子都甩掉了。

  杨传银是刚刚担负战斗值班不久的新飞行员。他2013年6月来到“海空雄鹰团”,用1年时间完成从航校学员到战斗机飞行员的“改装”训练,并于2014年10月开始战斗值班。

  根据杨传银的统计,他去年在该机场值班50多天,战斗起飞了9批。“第二次值班时我就战斗起飞了,执行对外军某型侦察机的拦截查证任务。”杨传银回忆说,“那是我第一次见外军飞机,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现在已经习惯了。”

  在距离机场不远的营区里,31岁的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吕正浩正在担负三等战斗值班任务。如果机场内有战友起飞执行任务,他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赶到值班室,转进至二等战斗值班状态。

  由于值班时经常遇到三等转进二等的情况,吕正浩被战友们戏称为“吕必进”。此外,一名每次值班必定会战斗起飞的韩姓飞行员被称为“韩必起”,还有一名值班时总会上座舱待命的任姓飞行员被称为“任必上”。

  当然,也有值班时很少遇到空情的飞行员,被大家封为“淡定哥”。“我是属于比较能镇得住场面的!”一位“淡定哥”开玩笑说。

  吕正浩记得,一次他和战友驾机对接近我领空的某国侦察机进行驱离,并用国际公共频道向对方喊话。由于是公共频道,海上的渔船同样能接收到信号。“等我们喊完话,底下的渔民也加入进来声援我们”。这个有趣的小插曲让他和战友们记了很久。

  尽管平时有说有笑,但这些身处一线的飞行员面对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自2013年东海防空识别区划设以来,该团飞行员战斗起飞更加频繁,近两年战斗起飞的次数比前5年的总和还多。

  每一次起飞,都是与外军飞机的近距离较量。3年多来,该团多次执行前出查证、侦察监视、驱离外逼任务,并在全军首次取证某型无人侦察机、某型预警机、某型高空侦察机和某型战略轰炸机。

  在机场战斗值班室外,有4个用碎石子拼起来的1米见方的大字——“祖国放心”。“每当驾机从公海往回飞,从海空云端看到大陆的时候,你就会感到这就是我的祖国,那种欣慰和自豪的心情油然而生,再苦再累也觉得值。”该团团长陈刚说。

  “作战中就要用敌人的思想去思考”

  杨传银记得,自己是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中来到“海空雄鹰团”的。“这个团有光荣的历史,是一支屡立战功的英雄部队。”他说。

  的确,“海空雄鹰团”老一辈飞行员曾经创造了众多空战奇迹。在朝鲜战争中,他们群策群力大破美军“圆圈阵”;在国土防空作战中,他们空地协同击落号称“西方战略眼睛”的高空高速侦察机,突破极限同温层打下高空无人侦察机。

  正是这些英雄前辈铸就了“忠诚善战,气霸海空”的“海空雄鹰”精神,至今仍激励着一代代年轻飞行员奋勇拼搏。

  去年毕业来到“海空雄鹰团”的90后飞行员胡骁注意到,这里和航校最大的区别是非常重视战术战法的运用。“每一次训练都带有战术背景,每一个飞行动作都指向明确的目标”。

  21世纪初,该团在海军第一个改装某型三代战机。因为机头为白色涂装,该团列装的战机被网友亲切地称为“白头翁”。第一次到机场时,这型双座舱、双发动机的战机给胡骁留下了“高大威猛”的印象。

  战机列装后不久,该团成立了海军首支三代机“蓝军分队”,模仿主要作战对手的作战样式。有一件事让飞行员们印象深刻:一次,时任副团长的陈刚到师里讲授外军飞机战法,他甚至能根据一架飞机在特定情况下的机动动作判断出驾驶员是谁,上次是驾驶哪架飞机飞过来的。

  原来,为了达到逼真模拟外军飞行的目的,陈刚阅读了大量外军资料,并通过新闻、报道、网络等各种途径来判断分析他们的战法。“要把未来对手的作战思想、作战方法和作战样式搞清楚,作战中就要用敌人的思想去思考。”他说。

  经过几年的苦练精飞,一支形神兼备的蓝军应运诞生,搅活了训练场的一池春水。近年来,他们多次和海军航空兵兄弟部队比武,有飞行员感慨,“一次对抗所开的加力比以往飞行全年开的加力还要多。”把战机飞到了战技术性能的极致。

  2014年年初,上级决定由“海空雄鹰团”首开海军自由空战对抗先河,与多次在“金头盔”比武竞赛中取得佳绩的空军第一支三代机部队对垒。

  有飞行员评价说,这将彻底颠覆海军航空兵沿用数十年的对抗训练模式,实施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空战对抗。而留给他们的时间不足5个月。

  “自由空战本身并不神秘,关键是它解放了飞行员的思想,让飞行员自主参与进来。”陈刚说。他带领大家最大限度整合技战术潜质,飞出一个个达到身体承受极限、逼近飞机性能临界点的高难动作。飞行员落地后,胳膊上满是毛细血管被压破的血点。

  正式对抗当天,他们不仅取得了34分的较好成绩,还以过硬的战斗精神和顽强的作风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你们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飞行是勇敢者的游戏。”这是杨传银在航校时经常听到的一句话。他知道,飞行是高风险的事业,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到“海空雄鹰团”两年多,就遭遇了一次左发动机空中“骤停”的重大特情。

  今年4月25日上午,该团组织最大出动强度飞行训练。11时13分前后,空射主任付庆华和杨传银驾驶的飞机忽然像遇到下降气流扰动,紧接着剧烈震动,一时间座舱里信号灯闪烁,并传来急促的语音告警声。

  杨传银迅速检查发动机状况,看仪表时他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左发动机转速指针竟然为0!

  转速指针直接指0,属于罕见的空中“骤停”现象。该团改装某型三代战机以来,虽也遇到过发动机空中停车现象,但“骤停”还是第一次。

  坐在前舱的机长付庆华是团里的一级飞行员,已经连续安全飞行1500多小时,而后舱的杨传银则是刚放单不久的新飞行员。付庆华镇定地向塔台指挥员报告,并3次尝试点火重启,但均以失败告终。杨传银努力保持着战机的稳定飞行状态,以腾出更多时间留给付庆华处置特情。

  “保持好状态,下降高度,控制好速度,检查好设备,考虑应急放起落架程序。” 塔台指挥员有条不紊地下达了指令。左发动机出现重大特情,应急放起落架是保证战机安全着陆的最后一道屏障。

  高度一米一米地下降,航向一度一度地修正。11时19分32秒,指挥员再次发出指令:“调整好速度,听令应急放起落架,后舱保持好状态。”两名飞行员都知道,他们和战机到了最为紧要的时刻。

  对准切点,柔和调速,保持状态。付庆华、杨传银稳稳地驾驶战机对准跑道,并向指挥员报告。下滑!500米,400米,300米……

  “可以直接着陆!”杨传银镇定地向前舱通报。付庆华心中吃下了“定心丸”,并得到副师长杨勇的着陆允许指令。

  11时22分44秒,两名飞行员实施应急放下起落架,收油门、接地、滑跑、放阻力伞……单发战机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机轮和跑道摩擦出一道袅袅青烟。此时,距离险情发生仅过去9 分钟!

  近年来,“海空雄鹰团”先后有10个机组遭遇空中重特大险情,每次飞行员都能凭借过硬的飞行技术和心理素质化险为夷。

  2013年1月,正在担负值班任务的时任大队长陈小勇、副大队长李超突然接到战斗起飞的命令。而此时机场周围大雾弥漫,不能满足战机的最低起飞条件。两名飞行员心里很清楚,一旦返回时本场的天气变差,周边将没有机场能够保障他们降落。

  但他们还是毅然升空,直奔当面海域执行掩护任务。飞机加力起飞,指挥员从塔台上都看不到跑道中线,飞机刚刚拉起抬头,就仿佛钻进了雾中一般,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飞机发动机尾喷口的加力火焰。

  得知“海空雄鹰团”的战友前来支援,兄弟单位随即通过数据链传来“你们来了,我们就放心了”的信息。

  返航途中,飞机一进海岸线就全淹没在云里,地标根本看不见,跑道也无法辨别,飞行员只能靠座舱仪表指示进行盲降。凭借着过硬的飞行技能,陈小勇和李超沉着果断,默契配合,驾驶战机稳稳降落。

  近年来,“海空雄鹰团”圆满完成全军联合行动实兵实弹演练、维权斗争、东海防空识别区管控等数十次重大任务,被海军首长评价为一支深受“最高统帅巨大信任、关键时刻真正顶用”的海空劲旅。

精彩资讯,请关注东方网军事频道官方微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苏-30战机驱离外国侦察机 中国渔船赶来帮忙

2015年12月18日 09:16 来源:中青在线

    原标题: 苏-30战机驱离外国侦察机 中国渔船赶来帮忙

  身穿绿色抗荷服,腰间挂着伞刀和手枪,27岁的飞行员杨传银拎着头盔出现在江南某机场战斗值班室里。几架高大的某型三代战机停在值班室一侧的机棚里,随时准备升空作战。

  杨传银所在的部队是海军东海舰队航空兵某飞行团。这是一支战功卓著的英雄部队,在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作战中击落击伤敌机31架,曾3次被毛主席点将出征,并于1965年10月29日被国防部授予“海空雄鹰团”荣誉称号。

  如今,“海空雄鹰团”常年担负东海方向战斗值班任务,自2012年9月担负海上维权斗争任务以来,该团已战斗起飞数百批,出动飞机数千架次。

  “吕必进”“韩必起”“任必上”

  和杨传银一样,值班室里还有几名全副武装的飞行员正在担负二等战斗值班任务。只要战斗转进的铃声一响,就说明东海方向有空情,他们必须在几分钟内出现在战机座舱里。

  为了在第一时间驾机升空,值班期间这些飞行员全都养成了和衣而卧的习惯,即使上厕所也会把飞行头盔提在手里。

  大部分担负战斗值班的飞行员对铃声都有一种本能的反应,有人甚至因此在生活中闹出了笑话。曾经有一位飞行员休假期间去医院接妻子,下班的铃声一响,他从椅子上“嗖”一下弹起来,抓起外套就往外面跑,连鞋子都甩掉了。

  杨传银是刚刚担负战斗值班不久的新飞行员。他2013年6月来到“海空雄鹰团”,用1年时间完成从航校学员到战斗机飞行员的“改装”训练,并于2014年10月开始战斗值班。

  根据杨传银的统计,他去年在该机场值班50多天,战斗起飞了9批。“第二次值班时我就战斗起飞了,执行对外军某型侦察机的拦截查证任务。”杨传银回忆说,“那是我第一次见外军飞机,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现在已经习惯了。”

  在距离机场不远的营区里,31岁的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吕正浩正在担负三等战斗值班任务。如果机场内有战友起飞执行任务,他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赶到值班室,转进至二等战斗值班状态。

  由于值班时经常遇到三等转进二等的情况,吕正浩被战友们戏称为“吕必进”。此外,一名每次值班必定会战斗起飞的韩姓飞行员被称为“韩必起”,还有一名值班时总会上座舱待命的任姓飞行员被称为“任必上”。

  当然,也有值班时很少遇到空情的飞行员,被大家封为“淡定哥”。“我是属于比较能镇得住场面的!”一位“淡定哥”开玩笑说。

  吕正浩记得,一次他和战友驾机对接近我领空的某国侦察机进行驱离,并用国际公共频道向对方喊话。由于是公共频道,海上的渔船同样能接收到信号。“等我们喊完话,底下的渔民也加入进来声援我们”。这个有趣的小插曲让他和战友们记了很久。

  尽管平时有说有笑,但这些身处一线的飞行员面对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自2013年东海防空识别区划设以来,该团飞行员战斗起飞更加频繁,近两年战斗起飞的次数比前5年的总和还多。

  每一次起飞,都是与外军飞机的近距离较量。3年多来,该团多次执行前出查证、侦察监视、驱离外逼任务,并在全军首次取证某型无人侦察机、某型预警机、某型高空侦察机和某型战略轰炸机。

  在机场战斗值班室外,有4个用碎石子拼起来的1米见方的大字——“祖国放心”。“每当驾机从公海往回飞,从海空云端看到大陆的时候,你就会感到这就是我的祖国,那种欣慰和自豪的心情油然而生,再苦再累也觉得值。”该团团长陈刚说。

  “作战中就要用敌人的思想去思考”

  杨传银记得,自己是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中来到“海空雄鹰团”的。“这个团有光荣的历史,是一支屡立战功的英雄部队。”他说。

  的确,“海空雄鹰团”老一辈飞行员曾经创造了众多空战奇迹。在朝鲜战争中,他们群策群力大破美军“圆圈阵”;在国土防空作战中,他们空地协同击落号称“西方战略眼睛”的高空高速侦察机,突破极限同温层打下高空无人侦察机。

  正是这些英雄前辈铸就了“忠诚善战,气霸海空”的“海空雄鹰”精神,至今仍激励着一代代年轻飞行员奋勇拼搏。

  去年毕业来到“海空雄鹰团”的90后飞行员胡骁注意到,这里和航校最大的区别是非常重视战术战法的运用。“每一次训练都带有战术背景,每一个飞行动作都指向明确的目标”。

  21世纪初,该团在海军第一个改装某型三代战机。因为机头为白色涂装,该团列装的战机被网友亲切地称为“白头翁”。第一次到机场时,这型双座舱、双发动机的战机给胡骁留下了“高大威猛”的印象。

  战机列装后不久,该团成立了海军首支三代机“蓝军分队”,模仿主要作战对手的作战样式。有一件事让飞行员们印象深刻:一次,时任副团长的陈刚到师里讲授外军飞机战法,他甚至能根据一架飞机在特定情况下的机动动作判断出驾驶员是谁,上次是驾驶哪架飞机飞过来的。

  原来,为了达到逼真模拟外军飞行的目的,陈刚阅读了大量外军资料,并通过新闻、报道、网络等各种途径来判断分析他们的战法。“要把未来对手的作战思想、作战方法和作战样式搞清楚,作战中就要用敌人的思想去思考。”他说。

  经过几年的苦练精飞,一支形神兼备的蓝军应运诞生,搅活了训练场的一池春水。近年来,他们多次和海军航空兵兄弟部队比武,有飞行员感慨,“一次对抗所开的加力比以往飞行全年开的加力还要多。”把战机飞到了战技术性能的极致。

  2014年年初,上级决定由“海空雄鹰团”首开海军自由空战对抗先河,与多次在“金头盔”比武竞赛中取得佳绩的空军第一支三代机部队对垒。

  有飞行员评价说,这将彻底颠覆海军航空兵沿用数十年的对抗训练模式,实施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空战对抗。而留给他们的时间不足5个月。

  “自由空战本身并不神秘,关键是它解放了飞行员的思想,让飞行员自主参与进来。”陈刚说。他带领大家最大限度整合技战术潜质,飞出一个个达到身体承受极限、逼近飞机性能临界点的高难动作。飞行员落地后,胳膊上满是毛细血管被压破的血点。

  正式对抗当天,他们不仅取得了34分的较好成绩,还以过硬的战斗精神和顽强的作风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你们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飞行是勇敢者的游戏。”这是杨传银在航校时经常听到的一句话。他知道,飞行是高风险的事业,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到“海空雄鹰团”两年多,就遭遇了一次左发动机空中“骤停”的重大特情。

  今年4月25日上午,该团组织最大出动强度飞行训练。11时13分前后,空射主任付庆华和杨传银驾驶的飞机忽然像遇到下降气流扰动,紧接着剧烈震动,一时间座舱里信号灯闪烁,并传来急促的语音告警声。

  杨传银迅速检查发动机状况,看仪表时他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左发动机转速指针竟然为0!

  转速指针直接指0,属于罕见的空中“骤停”现象。该团改装某型三代战机以来,虽也遇到过发动机空中停车现象,但“骤停”还是第一次。

  坐在前舱的机长付庆华是团里的一级飞行员,已经连续安全飞行1500多小时,而后舱的杨传银则是刚放单不久的新飞行员。付庆华镇定地向塔台指挥员报告,并3次尝试点火重启,但均以失败告终。杨传银努力保持着战机的稳定飞行状态,以腾出更多时间留给付庆华处置特情。

  “保持好状态,下降高度,控制好速度,检查好设备,考虑应急放起落架程序。” 塔台指挥员有条不紊地下达了指令。左发动机出现重大特情,应急放起落架是保证战机安全着陆的最后一道屏障。

  高度一米一米地下降,航向一度一度地修正。11时19分32秒,指挥员再次发出指令:“调整好速度,听令应急放起落架,后舱保持好状态。”两名飞行员都知道,他们和战机到了最为紧要的时刻。

  对准切点,柔和调速,保持状态。付庆华、杨传银稳稳地驾驶战机对准跑道,并向指挥员报告。下滑!500米,400米,300米……

  “可以直接着陆!”杨传银镇定地向前舱通报。付庆华心中吃下了“定心丸”,并得到副师长杨勇的着陆允许指令。

  11时22分44秒,两名飞行员实施应急放下起落架,收油门、接地、滑跑、放阻力伞……单发战机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机轮和跑道摩擦出一道袅袅青烟。此时,距离险情发生仅过去9 分钟!

  近年来,“海空雄鹰团”先后有10个机组遭遇空中重特大险情,每次飞行员都能凭借过硬的飞行技术和心理素质化险为夷。

  2013年1月,正在担负值班任务的时任大队长陈小勇、副大队长李超突然接到战斗起飞的命令。而此时机场周围大雾弥漫,不能满足战机的最低起飞条件。两名飞行员心里很清楚,一旦返回时本场的天气变差,周边将没有机场能够保障他们降落。

  但他们还是毅然升空,直奔当面海域执行掩护任务。飞机加力起飞,指挥员从塔台上都看不到跑道中线,飞机刚刚拉起抬头,就仿佛钻进了雾中一般,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飞机发动机尾喷口的加力火焰。

  得知“海空雄鹰团”的战友前来支援,兄弟单位随即通过数据链传来“你们来了,我们就放心了”的信息。

  返航途中,飞机一进海岸线就全淹没在云里,地标根本看不见,跑道也无法辨别,飞行员只能靠座舱仪表指示进行盲降。凭借着过硬的飞行技能,陈小勇和李超沉着果断,默契配合,驾驶战机稳稳降落。

  近年来,“海空雄鹰团”圆满完成全军联合行动实兵实弹演练、维权斗争、东海防空识别区管控等数十次重大任务,被海军首长评价为一支深受“最高统帅巨大信任、关键时刻真正顶用”的海空劲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