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军事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组建上海警备区

2009年5月26日 14:27

作者:王苏炎

  1955年,为适应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新形势,国防部决定以南京军区治安部队和淞沪警备区机关一部分为基础,组建上海警备区。刚从朝鲜归国,征尘未洗的父亲王必成被任命为上海警备区司令员。
  父亲到任时,正是国家进行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的时期。父亲经常深入部队基层,海防,教育部队担负好保卫大上海的任务。在市委统一领导下,积极组织部队参加上海的三大改造和各项建设工作。他非常珍惜军政、军民关系,十分尊重地方党的领导。他经常强调,上海警备区是上海市委的军事部门,既要听从中央军委和南京军区的指挥,又要服从上海市委领导。上海北靠长江,南有杭州湾,海岸线特别长,父亲深知东南沿海有战事,因此,上海的防卫工作只靠部队是不行的,必须全民武装,打人民战争,所以他非常注重民兵工作。中共上海市委根据父亲的建议,成立了上海市民兵工作小组,把地方党政部门和驻沪三军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使民兵工作搞得生气勃勃。1960年6月27日,在父亲和陈丕显叔叔的陪同下,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在人民广场检阅了四万多人的民兵队伍。
  横沙岛工程是军民共建的结晶,也渗透着父亲的心血。吴淞口侧翼三岛(即长兴、横沙、园沙)均有驻军和居民,但只有长兴岛有码头,而在更前沿的横沙岛没有正规码头,遇到台风或者大潮汛,舰船不能靠岸,交通极为不便,遇有战事运送补给更为困难。父亲深入三岛调查研究后,提出要横沙岛建设码头工程,经上级批准,横沙岛工程被列入上海市政建设项目。此事极受该岛居民赞颂。
  父亲到警备区任职后,发现过往上海的军队干部均由上海市委接待,增加了地方政府的负担,他多次向总部和南京军区反映要建一座饭店,接待过往的军队干部,缓解上海市“接待难”的问题。获得批准后,饭店于1958年5月动工,取名“延安饭店”。
  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父亲动员警备区勒紧裤带过苦日子,不向地方伸手,不与民争利。在中共上海市委和市政府的支持下,他组织部队开赴崇明岛垦荒。他亲自部署、检查垦荒工作,还指示有关部门将农场的肥猪无偿支援市政府投放市场。
  某部八连是1947年8月在山东省莱阳县(今莱阳市)组建的,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八连随之进驻上海,担负南京路上的警卫和巡逻任务。八连几年如一日,身处闹市,一尘不染,始终保持艰苦朴素本色,辛勤为人民服务的事迹引起了父亲的关注。以后,他多次深入该连,勉励指导员发扬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不为五颜六色所迷惑,指示警备区政治机关认真总结八连的经验,举办连史展览,邀请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兼上海警备区第一政委陈丕显等领导前往视察指导。
  陈丕显等市委领导对八连的事迹和展览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对展览提出了一些调整的建议,使展览更为充实,更有说服力。陈丕显还指示上海的《解放日报》《文汇报》,大张旗鼓地宣传和推广八连的经验。两报连续编发了一批有分量的宣传文章,使八连的事迹在上海引起极大的反响。
  1960年春,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下连当兵400天结束后,和随行的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副部长沈西蒙等机关干部路过上海,住在沧州饭店。父亲前往看望,并请许世友等人吃便饭。这顿便饭有荤有素,还有酒,在三年困难时期,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待大家坐定,父亲举杯向许世友敬酒道:“祝许司令当兵成功!”紧接着他把目光对准了陪坐一侧的沈西蒙。父亲端着酒杯走过去,让沈西蒙也把酒杯端起来,然后用带有命令的口气说道:“沈西蒙,你把这杯酒喝下去。”沈西蒙对父亲非常了解,知道他在战场上是一员虎将,平时很少同部下套近乎,今天特意来敬酒,其中必有缘故。他二话不说,一口气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父亲露出满意的眼神问道:“沈西蒙,你知道不知道,上警部队有一个‘南京路上好八连’?”虽然八连尚未被授予荣誉称号,但大家已经这样叫开了,名气也挺大,沈西蒙自然知道。听了沈西蒙肯定的回答,父亲马上说道:“那么,你路过上海,就要留下买路钱。”沈西蒙不明其意,两眼怔怔地望着父亲。父亲见沈西蒙不开口,接着说道:“既然你知道上警部队有一个好八连,那你就要为这个连队写个戏。”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沈西蒙当即回答道:“你交代的任务我一定完成。”后来,父亲亲自把沈西蒙领到八连,安排他在八连体验生活,当兵四十天。1961年9月16日,沈西蒙在苏州完成了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剧本的创作。
  此后,《霓》剧在排练、修改过程中,几经波折,最后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支持下,终于在北京公演。最让父亲和沈西蒙受到鼓舞的是,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观看了《霓》剧。全剧结束时,毛主席高兴地走上舞台同演员们见面。毛主席对沈西蒙说:“这个戏很好,话剧是有生命力的。”这是毛主席对《霓》的肯定,也是对父亲培育、宣传好八连这个典型的充分肯定。

上一篇:“花园别墅”的追忆 

下一篇:组建坦克团中的上海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