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萨德已经沦为俄罗斯的傀儡政权?不要低估了巴沙尔的外交能力!

(1/3)

阿萨德已经沦为俄罗斯的傀儡政权?不要低估了巴沙尔的外交能力!

叙利亚是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巴沙尔与俄罗斯和伊朗的国家利益重合是三方合作的基础。在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巴沙尔面临着非常不利的国际国内形势,但和萨达姆、卡扎菲政权不同的是,他展示出了顽强的抵抗意志,自己立住了,这是伊朗和俄罗斯帮他的基础,要是像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那样不到一周就垮了,别人凭什么帮你?

他代表的是国内阿拉维派的利益,这就有了和伊朗合作的基础:同为什叶派邻国,唇亡齿寒的道理伊朗是懂的,在他挺住后伊朗出人出枪出钱,保住了什叶派之弧的一个重要版图,多了一个和美国博弈的筹码。俄罗斯在叙利亚有传统利益:塔尔图斯军港是俄罗斯海军地中海分舰队的基地,也是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支点;而在克里米亚事件发生后,这又成了普京转移战略压力的一个重要“劫材”,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后,以很小的成本换来了很大的战略收益,缓解了在家门口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