睚眦必报?以色列称戈兰高地遭无人机监视,向叙利亚发射导弹警告

(1/4)

睚眦必报?以色列称戈兰高地遭无人机监视,向叙利亚发射导弹警告

6月24日,以色列声称有一架无人机靠近了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以军随后向叙利亚领空发射了一枚“爱国者”导弹,无人机在没有被击中的情况下就离开了以叙边境。以色列国防军表示“我们不会允许侵犯以色列空中主权的情况发生”。6月26日,以色列向大马士革机场发射两枚导弹就是对6月24日无人机事件的回应。根据海外网的报道,以色列空军当时的目标是一架正在大马士革国际机场卸货的伊朗货运飞机。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以色列战机向叙利亚大马士革机场发射了2枚导弹。以色列战机向大马士革机场发射2枚导弹目标是一架正在机场内卸货的伊朗货运飞机。

以色列之所以如此猖獗,在这背后,一方面有美国的纵容,一方面也有俄罗斯的默许。自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的中东政策出现了巨大的调整。奥巴马时期的伊朗政策虽然有起伏但与历届美国政府相较而言,还是相对温和的。奥巴马从竞选总统之初就表述过自己愿意同伊朗直接会谈的愿望。也就是说奥巴马对伊朗实施的是积极接触的政策。这是奥巴马的个人意愿。现实中,由于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已使美国在财力和兵力上捉襟见肘,,加之美国经济不佳的原故,为了缩减财政支出,奥巴马政府被迫选择战略收缩。这是美国的现实窘状。在个人与现实相结合的背景下,最终促成了“伊核协议”。然而奥巴马政府的“伊核协议”,并没有经国会批准从而形成条约,“伊核协议”不具备条约的法律地位,因此“伊核协议”对特朗普政府的约束力也就极为有限。特朗普正是抓住这个漏洞轻而易举地退出“伊核协议”。那么当初奥巴马为什么不寻求国会通过?第一;不但共和党议员反对就连民主党议员也反对,而美国国内犹太利益集团则更加不满奥巴马的伊朗政策。犹太利益集团是确保美国与以色列保持特殊关系的重要力量,美国犹太人在金融、经济、军工复合体等领域都有很大影响。犹太裔议员在美国国会也占有众多席位。美国政府的要职上常见到犹太人的身影,如前国务卿基辛格、奥尔布赖特等。奥巴马深知在这些阻力面前该协议在国会是通不过的。第二;协议本身饱受诟病。特朗普声称,伊核协议是美国“史上最吃亏的协议”。持这种论调的在美国政界并非只有特朗普一个人,尤其在强硬派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