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伊朗就要开战?不要太把舆论战当回事!

(4/5)

美国和伊朗就要开战?不要太把舆论战当回事!

想在伊朗发动“颜色革命”并不是特朗普政府或蓬佩奥的首创,而是美国长期追求的一项战略。在小布什提出的“大中东民主计划”中,伊朗就是美国改造的重要目标。

“阿拉伯之春”巨变发生后,奥巴马政府似乎看到了促使伊朗政权发生改变的希望,多次公开表示对伊朗国内示威活动的支持及对当时内贾德政府的批评,试图把中东北非地区上演的“群众示威—政府压制—示威活动升级—政府垮台”的模式复制到伊朗。美国当时曾花费巨额资金用于支持伊朗内部所谓的民主派力量、加强波斯语广播和增加学生交流,扶植反对派势力,以在伊朗寻求一种“阿拉伯之春”类似的和平演变,侵蚀强硬派势力的统治根基。

但美国的这些努力和投入效果并不明显,根本原因在于伊朗是一个单一民族和单一教派的国家,宗教势力对国民影响巨大,能够唤起和凝聚民众对国家的忠诚及对外来势力的排斥。另外,伊朗波斯民族在中东这一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十复杂尖锐的地区长期生存斗争中深刻明白一个道理:只有本民族内部的团结与强大,才不至于沦其他民族统治欺压的对象。

这种民族意识、宗教意识和忧患意识融合在一起形成的国家凝聚力,既增加了伊朗面对外部世界的抗压性,也使美国及其支持的势力难以找到可乘之机。

伊朗为了应对美国的施压政策也在积极寻找出路,伊朗官员此前称,伊朗准备允许私人企业出口原油以规避美方制裁。伊朗军方本月早些时候曾发出严厉警告,将不惜封锁全球重要原油运输通道霍尔木兹海峡,对抗美国“封杀”。

面对伊朗较强的抗压性、凝聚力和毫不妥协的态度,美国想在伊朗发起一场“改朝换代”的“革命”,到底从哪里下手呢?不知道特朗普这次是否还心中有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