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所排长三刻“剑麻诗”

(2/4)

哨所排长三刻“剑麻诗”

一个月前,金鸡山哨所,一年一度的“剑麻诗会”在哨所的“剑麻诗林”举行。官兵们剪掉剑麻枯黄的叶子,在刚抽绿的剑麻叶上刻下自己的戍边感悟。

置身“剑麻诗林”,一株株剑麻像一个个战士昂首挺立,一首首镌刻在剑麻上的诗句直抒胸臆、催人奋进:“桑梓千里外,山河咫尺间,哨所方寸地,月共九州圆”……

“当年的边境作战中,边防军人的情感在硝烟弥漫中升华成诗,官兵们把诗句刻在哨所堑壕槛、猫耳洞前的剑麻上,这就是最初的剑麻诗歌。”排长毛宇佳说。

硝烟散去,官兵们把剑麻种进哨所,借剑麻常青、挺拔、坚韧等品质倾诉心声、抒发情感,或颂边关,或歌和平,或抒思念。如今,哨所“剑麻诗林”中刻在剑麻上的600余首诗清晰可见。

毛宇佳曾是哨所的一名大学生士兵。他说,他是读着“剑麻诗”成长的。

当年,还是上等兵的毛宇佳不适应哨所艰苦、单调的生活,内心常有失落感……原本准备复习参加提干考试的他,一度萌生了退伍的念头。“剑麻诗会”上,毛宇佳在一棵剑麻上刻下一句:“我守金鸡山,谁懂我山巅?”

诗为心声,时任指导员龚翼山看到后,联想到一段时间毛宇佳精神不振、经常闷闷不乐,他一下子明白了毛宇佳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