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仗打赢了,却还有争议?其实这正体现了严谨

(1/14)

这一仗打赢了,却还有争议?其实这正体现了严谨

两水洞战斗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响抗美援朝第一枪”的一个标志性战斗,但对于一一八师两水洞战斗的性质,存在两种不同的说法。有的认为该战斗的性质是遭遇战斗,如《抗美援朝战争的经验总结(草稿):战争简史》中称:“伪第6师1个步兵营及1个炮兵中队,于是日10时在温井西北两水洞地区与我第40军第118师遭遇,为我全部歼灭”。

有的则称之为伏击战斗,如《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军史纲要——抗美援朝时期(草稿)》中的说法是:“我预伏在两水洞地区之118师两个团,在‘消灭美帝侵略军,先砍断李承晚这条腿’、‘一定要打响出国作战第一炮’的决心下,严阵以待,当敌先头之加强营全部进入我伏击圈时,迅速分路向敌出击。该敌遭我突然打击,措手不及,用牵引车拖着的大炮未及开火即为我缴获。激战1小时,敌军自誉为‘精锐’的加强营全部被歼,美军顾问赖勒斯亦被活捉”。“伏击”之说较“遭遇战斗”似乎更为常见,不少军史或教材里都采用此说,个人回忆材料或报告文学等作品中更是屡见不鲜。虽然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有人对此提出过辨析,但似乎也并未引起重视。

有些出版物中则是将“遭遇战”作为战斗设想或战斗决心,而具体的部署和打法则还是用“伏击战”的说法。比如《抗美援朝战争的经验总结》的战例选辑中“第40军步兵354团两水洞、丰下洞地区遭遇战斗”的战例,虽然用了“遭遇战斗”的名称,但一一八师的战斗决心却是“在温井西北地区停止前进,以前卫团展开于丰下洞、富兴洞以北有利地形,争取主动与先机,以伏击手段向继续北进之敌行军纵队翼侧实施突然猛烈的冲击,首先歼灭敌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