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夜空中,有一颗星晶莹闪烁

(4/11)

遥远夜空中,有一颗星晶莹闪烁

拉萨烈士陵园,西部战区空军某基地官兵庄严肃立,祭奠为西藏解放和建设事业献出生命的英灵。

在“许正兵同志之墓”前,官兵轻轻拔去墓碑旁的枯草,将特制的空军军徽贴上碑身,把一枝枝幽香的金菊献在墓前,一双双年轻的眼眸溢满崇敬。

“许正兵同志已经牺牲整整30年了。如果他还健在,今年才刚刚48岁。”与官兵一同缅怀这位将18岁生命留在海拔5374米雷达阵地的战友,甘巴拉雷达站第26任教导员、现任西部战区空军某基地政治工作部组织处副处长李再华的眼圈红了,“他将年轻的生命铸进甘巴拉。甘巴拉人一直在追寻他的足迹,驻藏空军官兵一直思念着他、敬仰着他。”

老兵留下的不是名字,而是丰碑;不是物质,而是精神。这精神,是在奋斗与牺牲中延续的信念。老兵永远年轻,因为他活在驻藏空军官兵心中。

春风呢喃

有一种告别,叫作从未离开

甘巴拉没有留下许正兵的影像。现存的那张黑白头像,是根据老兵们的描述请人画的。但是,无论是甘巴拉人,还是上过甘巴拉的人,没有人不知道他的故事。

许正兵的家乡在贵州遵义,他1988年入伍,个头不高,面容清秀。说起红色故乡,他自豪得像热恋中的青年显摆着自己心仪的姑娘;弹吉他时,晶亮的眼神如雪域天空最亮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