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夜空中,有一颗星晶莹闪烁

(5/11)

遥远夜空中,有一颗星晶莹闪烁

1988年10月10日,参加完雷达操纵员训练,被分到甘巴拉雷达站的许正兵,随同换班的老兵搭乘卡车上阵地。这,是他第一次上阵地值班。

上山的土路坑洼不平。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深涧。他紧紧抓住车厢板,生怕从座位上颠下去。一上阵地,高原反应“兜头罩来”,很多战友头疼胸闷,恶心呕吐。头几天,大家全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许正兵高原反应特别强烈,头晕呕吐,脸色发紫,心跳加速。总值班员赶忙把他送进了西藏军区总医院。身体恢复出院后,连里让许正兵当文书,他坚决不同意。

“我是雷达操纵员,不上雷达阵地,操纵什么呀?”战友们劝他在山下再适应一段时间,他一下子急眼了。

1989年1月10日,许正兵再次上山,高原反应依然强烈,头痛恶心,躺在床上无法动弹。值班干部要求他跟着送水车下山,他双手抓住床沿不放:“上阵地人人都得过这一关,让我再扛两天吧,扛过去就没事了。”

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的一半,最大风力11级,躺着相当于内地负重40公斤行走……确实,在甘巴拉的每一天都是艰难的,每个甘巴拉人都是这么扛过来的。可谁能想到,这个喜欢弹吉他的兵躺下后,就再也没能爬起来,高原肺水肿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