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夜空中,有一颗星晶莹闪烁

(9/11)

遥远夜空中,有一颗星晶莹闪烁

龙扶国是1987年入伍的四川蓬安籍老兵,在甘巴拉当了12年炊事员,许正兵牺牲时他就在阵地上。在儿子龙兵小时候,龙扶国不知给他讲过多少次许正兵的故事。

2009年,龙扶国把17岁的龙兵送到甘巴拉当兵,“子承父业”的龙兵也成为了一名炊事员,随后又当上了班长。如今,龙兵是西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某机动雷达站上士驾驶员,经常驾车奔驰在雪域天路执行任务。“我儿子是独一无二的‘甘二代’。”龙扶国自豪地说,“许正兵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感到欣慰。”

父子两代同为甘巴拉兵,这是生命的薪火相传,更是精神的传承赓续。

英雄已逝,精神长存。在孕育英雄的甘巴拉,“正兵精神”成为甘巴拉人前进路上的不竭能量。

每年新入营学兵和干部到连队的第一件事便是缅怀许正兵,连队每年主题党日都会开展“‘正兵精神’大家说”活动……

大学生士兵、上士张建,在许正兵牺牲那年出生。如今,他是甘巴拉数据链地面站站长。和许正兵一样,这名江苏兵初上阵地时高原反应也格外强烈,头疼胸闷、上吐下泻。

“差点儿被死神带走。”2014年初春,他上阵地值班,感冒加高原反应引发急性肺水肿昏迷不醒,被战友紧急送下阵地。虽经医院抢救转危为安,却被医生告知:“你可能发展成‘习惯性肺水肿’,从低海拔到高海拔地区随时都可能发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