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将,威震敌胆,自杀的那一天,全军都哭成泪人

(1/6)

一代名将,威震敌胆,自杀的那一天,全军都哭成泪人

中国史书写事件,基本上是裹在个人历史里写,关注的是人,所以叫纪传体,这是从《史记》开的头。《史记》以前写历史虽是编年体,其实也是以人为主。春秋笔法很省墨,大的战争、惊人事件等等,一两个字就打发了,不像西方史学那么琐碎苍白。

西方史学的研究方向不同,西方历史关注的是事件。比如奥斯卡最佳影片《英国病人》,这个电影就可以说明西方文化在关注什么。影片情节是发生在战争期间的一场婚外恋,因为在战争的背景下发生,男女主人翁的结局相当奇葩。影片并不是在刻画人物,而意在刻画战争。

如果传统的中国人来写这个故事,就会写人的,道学家会来一番道德批判,情圣们则会描绘出一对超凡的才子佳人。例如《三言二拍》的名篇《卖油郎独占花魁》。这个故事的背景同样是战乱,写的是北宋南渡时,国破家亡的两个年轻人,在异地他乡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对战乱一笔带过,却把卖油郎对花魁娘子的绵绵情意,写得婉转动人。

龚自珍说,“欲知大道,必先为史”。什么叫“大道”?大道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就是宇宙万物发展变化的规律。要了解“道”,读中国历史是一条捷径。其实史学又有什么呢?往大的说,不过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过是月满则亏日中则昃,不过是否极泰来而乐极生悲而已,不过都是些否定之否定,都是些无常罢了。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