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梦想有颜色,一定是浪花白

(4/11)

如果梦想有颜色,一定是浪花白

就是那儿——大雾山。九曲十八弯的山路绕得人头晕,好不容易登上山,雾霭中掩映着一座低矮的水泥楼。老兵告诉邹伟,这里驻守着原海军某观通站,也是他即将服役的部队。

当时住房紧缺,到站后的第一晚,邹伟睡的是地铺。山上潮湿的雾气把床垫浸得湿漉漉的,这个北方来的小伙儿翻来覆去,一夜没合眼。站里用水紧张,好不容易洗上澡,水里却有股柴油味。土豆、白菜、粉丝……餐桌上来来去去只有几样菜。

“这地方谁能待得住?”这个打小立志从军的小伙子,第一次对未来感到茫然。

让邹伟散去心霾的,缘起于他第一次送站里老兵退伍。那一天,车辆刚刚驶去,卡车上的老兵猛然纵声高喊:“再见了战友,别了大雾山,我一定还会回来……”汽车成了一个小点,山谷间依然回荡着老兵的呐喊声。

那年邹伟19岁,在那个热血澎湃的年纪,一声声高喊就像一股股电流划过他的身体、瞬间击中他的心房,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这里坚守下来。

笃定的信念随着岁月流逝,沉淀为对大山的无限眷恋。年复一年,守着守着就习惯了,待着待着就爱上了,邹伟打定主意再也不离开这座山。他渐渐熟悉山上草木四季的变化,甚至能分辨出不同节气山风的独特气息;他看着山上高楼平地起,见证了各型装备的更新换代,部队建设发展的日新月异。邹伟尤其喜欢春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那怒放的花姿夺目耀眼,是一茬茬观通人用青春汗水浇灌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