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梦想有颜色,一定是浪花白

(5/11)

如果梦想有颜色,一定是浪花白

在战友眼中,邹伟是个说得少、干得多的“实诚人”。下士马景涛至今记得入伍后第一次清理垃圾池,气味呛人、蝇虫飞舞,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兵带着新战友闷头干活、一干就是大半天,后来他才知道,那个老兵就是邹伟。

“老邹把山里当成了家。”曾任雷达站教导员的连敏不止一次地说。

邹伟上士服役期最后一年,雷达站接连担负重要战备值班任务,官兵们经常白天黑夜连轴转,有几个骨干打算年底退伍。一天,连敏找邹伟谈话:“你怎么打算?会留下来吧。”

“只要部队需要,我会选择坚守。”邹伟的回答掷地有声。那天,大雾山是个难得的晴天,窗外的映山红开得绚烂。

奋斗

山风雕刻遍布沟壑的脸庞,胸前的军功章见证曾经的奋斗

邹伟有个绰号——“黑脸判官”,不单是因为长年坚守山巅,烈日赐予他的黝黑面庞,还因为他处理海空情况上万余批,判情准确率达95%。这一数字在整个观通系统,都是高的。

一次值班,雷达站所辖海区发现重要目标,邹伟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作战值班室,不想,接电话的是一位旅首长:“你能不能在10分钟内判别这批目标类型?”

“首长,给我5分钟。” 邹伟稍加思考,回答道。挂上电话,值班室内一片忙碌,战友们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热烈,纷纷拿出各自的“结果”。邹伟反复比对分析信号,镇定自若地说:“我方舰艇,一驱一护一补。立即上报!”整个过程用时4分3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