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立在“生命禁区”的磐石

(2/5)

挺立在“生命禁区”的磐石

这片戈壁荒漠,是连胡杨都难以存活的“生命禁区”。但就在这片“不毛之地”,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一营教导员石旭峰一干就是12年,就像一块磐石,狂风刮不走、沙尘卷不走。

“过了贺兰山越走越心酸,来到清河口扭头就想走。”对这句话,石旭峰的妻子李海婷深有感触。2012年,李海婷第一次来队探亲,从山东老家辗转38个小时,下了火车坐汽车,在戈壁滩“搓板路”上,一路颠簸一路呕吐,一路荒凉一路心凉。

更让人心凉的还在后面。来队第3天,一场昏天暗地的沙尘暴袭来,李海婷看着连队新建的蔬菜大棚“随风飞舞”。风停后,刚出芽泛绿的菜苗无一幸免。

“来之前就知道这里很苦,可没想到这么苦。”这里冬天奇冷、夏天酷热,春天和秋天沙尘暴肆虐。5年前,最后一家牧民也搬离了清河口。

有年冬天,石旭峰带领官兵骑骆驼展开全线巡逻。在零下40多摄氏度、寒风如刀的戈壁滩上风餐露宿6昼夜、巡逻300公里后,石旭峰发现,以能吃苦、能负重闻名的“沙漠之舟”骆驼,集体“罢工”了。由于长时间在骆驼背上颠簸,石旭峰的裆部被磨出大片血泡,皮肤与衣服粘在一起。

有人说,在这里戍边,就算躺着也是奉献。而石旭峰从未有过“躺”的想法,他不仅扎住了根,还苦中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