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立在“生命禁区”的磐石

(4/5)

挺立在“生命禁区”的磐石

“如果说共产党人有职业病,这个病就是‘自讨苦吃’!”石旭峰对杨善洲的这句话印象深刻。

当连长,他多次邀请驻地公安、边警传授调查取证技巧,摸索总结出7种控边模式和10种执勤手段。当边境事务科科长,他带人苦干两个月开发出边境数据分析采集系统,使边情获取、分析、处理效率成倍提升。

萧萧风鸣,丘丘黄沙。那天夜里,这个甘心在“生命禁区”喝苦水、斗风沙的汉子跟记者聊及家人,眼圈一下子红了。他说,最亏欠的是妻子,第一年休假相亲,第二年休假结婚,第三年休假准备要小孩,第四年休假妻子生小孩……他们的恋爱婚姻经历,是无数边防军人家庭的缩影。

这位计算机专业的高才生,数学很好,却很少为自己和家人好好盘算。“要是人人都打‘小算盘’,国家和军队的‘大算盘’谁来打?”石旭峰这样说道。

树活风雨土,人活精气神。顶边关烈日,战塞外风沙,石旭峰在茫茫戈壁滩留下了一长串当代戍边人的奉献足迹。(记者 付晓辉 通讯员 殷鹏钊 李洪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