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大洋深处

(3/6)

爱在大洋深处

难忘兵之初

参军第一站,我来到潜艇兵摇篮——海军潜艇训练团。

之后,我申请到当时生活条件最艰辛的只有“一条马路,一座楼”的三亚,在新中国第一代国产潜艇上,当起了舰务兵。

当我看到一张张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十几个人一个房,开门就能碰到床的住宿条件,还有那布满机械设备的潜艇里一双双充满自信的眼睛时,我那在训练团考试专业第一的自豪和神气荡然无存了。我知道,在这里,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了。八月的三亚,气温高达三十四、五摄氏度。静卧在海面的潜艇,在太阳炙烤下的温暖海水的保温和海水二次反射额外补光的双重作用下,舱室温度能让一个穿着裤头背心的人进去钻一趟就汗流如注!但是为了能够早日达到独立履行值班职责的能力,我一台设备一台设备地练,一个系统一个系统地摸,连续一个多月吃住在潜艇,不回宿舍住宿,不出营区游玩,最后以第一的成绩成为同年新兵中第一个独立值班的人。

1993年,我从海军潜艇学院常规潜艇技术指挥专业本科班毕业后,回到了海南三亚,开始了我潜艇航海长的军旅生涯。

初恋的感觉

大部分同志都有初恋那种令人难忘的甜蜜回忆。我的爱人曾经问过我这个问题,你有初恋的感觉吗?我说我第一次和你谈恋爱,不知道什么是初恋的感觉。她说就是那种对对方十分想见,见了又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那种甜滋滋、美滋滋的感觉。我想了想才说,有!她问是谁?我问,说实话还是说假话?她说,当然是实话。我说,那就是我们的潜艇。她当时还不高兴,经过几年的观察,她终于同意了我的说法。我在潜艇工作三十多年,无论是刮风下雨,不管在探亲休假还是生病休息,只要一说潜艇有任务,艇员队有事情,我都立马像打了鸡血一样,火急火燎地往单位跑。直到现在,每次一说起潜艇工作,我都有一种回忆初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