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大洋深处

(4/6)

爱在大洋深处

随军后,家属就在部队营区内。但是为了潜艇上的工作,我严格遵守部队干部留营制度,白天带领同志们训练,保养装备,只有晚饭后才能回家洗个澡,逗孩子玩一玩。对家属来说,那是一家人最幸福快乐的时光。可是,当我下楼骑上自行车向单位走的时候,孩子总是恋恋不舍,爬在窗口,边哭边喊,“爸爸再待一会,再待一会”。这时候,爱人总是会说,“爸爸还有更重要的事”。她说的重要的事,就是我真心挚爱的潜艇。每当此时,心里总有一种酸酸的难受。

习惯一种生活

带孩子,做饭,操持家庭,女人真不容易。当一个动不动就几天、十几天,甚至个把月得不到一点关于丈夫消息的潜艇兵妻子更不容易。

我的妻子胡平在儿子刚满两个月时来到军营。由于当时任务重,我只是草草准备了一间临时来队房,匆匆忙忙清洗了地板,没有等地上水迹流干,就将锅碗瓢盆铺盖卷搬进去了。破旧门板上的锁,我也没来得及修理。晚上,家属只能用椅子顶住房门。第二天,她抱着孩子步行一小时到地方菜市场购置油盐、菜、米,回来自己洗菜做饭,给孩子洗澡、洗衣服、洗尿布。对于一个初为人母的年轻妈妈来说,这是比较困难的事。一周后,我看到她时,已是两眼熬得通红,喉咙哑得说不出话,人也累瘦了一圈。就这样,一个潜艇兵的妻子开始习惯了独自带孩子,样样家务还要自己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