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战士回忆:孤身冲进叛匪石碉楼,活捉20多个,轰动部队

(1/10)

解放军战士回忆:孤身冲进叛匪石碉楼,活捉20多个,轰动部队

大渡河横跨青川两省,与岁月同步流淌,当年,骑兵第一师就曾经频繁转战在她的上游地区。

提起大渡河,人们首先会联想到红军长征途中一场著名的渡河战斗联系起来。1934年10月,红军夜渡于都河,跨过五岭抢湘江, 之后突破乌江,四渡赤水,接下来就是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过了大渡河,才是爬雪山过草地,最后到达甘肃会宁与二、四方面军会师结束长征。可以说,大西南的这些水系、河流,与这支军队的光辉战斗历程渊源极深。

大渡河发源于青海,在骑兵第一师的师史上,1958、1959年两年的平叛战斗反复出现三条河名——玛可河,多可河和大渡河,前两条都是大渡河上游的干流和支流。

大渡河,这条河的历史非常厚重。

大渡河的上游足木足河(玛可河)自青海玉树阿尼玛卿山脉的果洛山发源,流经果洛州进入四川马尔康,在这里汇合多可河(绰斯甲河)、梭磨河后叫大金川,在丹巴县接纳小金川后,开始叫大渡河,再往下就是中央红军强渡的泸定桥和安顺场,大渡河流到乐山并入岷江,在宜宾汇入滚滚长江。

大金川、小金川在历史上可是大大有名,这就是乾隆年间清军的两征大小金川之战,名列乾隆帝的“十全武功“第二。由于山势险峻,气候恶劣,大小金川土司率众以当地独特的石碉群相拒,清军打的艰苦异常,最后历时七年,伤亡数万将士,赐死四位领兵大臣,靡费7000万两白银,才平定了大小金川之乱,清廷当时的岁入也不过4000万两,相比平定新疆准噶尔和南疆耗帑三千余万两,弹丸之地、人口不过6、7万的大小金川,此役代价过于巨大,可说是一场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