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2/8)

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事实上,2020财年预算并未试图取得稳定的开支扩张,而是回到了海外应急行动账户(OCO账户)这条老路,试图挑战近几年来由华盛顿多方努力促成的缩减OCO、提高透明度的局面。沙纳汉在辅佐马蒂斯期间,便热衷于以“酷炫”的新装备和作战方式来征服白宫、说服国会山。而在2018年秋以来白宫主动砍钱、政府停摆的窘迫氛围中,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几乎一定会激怒民主党以及共和党的预算保守派,进而影响到军费总量的有效增长。

如果把2020财年军费申请与前两年情况对照着看,我们会发现军费增速已经明显放缓。在2020财年申请中,增幅最大的一块是基建、住房等生活和福利开支,分别为81%和74%,而这块占军费总量的比例是极小的。比较2018财年军费拨款、2019及2020财年申请的话,研发费用增幅分别为23.7%与12.6%;采购费用增幅为14.9%和-1.1%;行动与维护增幅为8.1%与3%;人员开支的增幅分别为9.4%和1.6%,增速放缓甚至倒退非常明显。

若做军种间比较,从2018年拨款到19和20财年申请,空海军相比始终在同一水平,但考虑到海军军费包含陆战队部分,空军实际高出一些,而陆军则稳定在海空军90%略高的水平。在军费增幅方面,陆军分别为14.9%和4.5%,海军为12.2.%与5.7%,空军为13.3%与5.2%,增速放缓同样非常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