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3/8)

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专栏之前的分析已经谈到,赤字水平创高、2011《预算控制法案》大限、两年期预算临时修法过期等因素使得特朗普政府的扩军与现代化强军虽然看似凶猛,实则一开始便面临降速预期甚至倒退的窘迫局面,而一些嗅觉敏锐的军工集团也早在2017年就开始做中长期订单压缩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