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5/8)

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海军方面,2020财年预算申请体现了2016年版部队结构评估向新评估的过渡。分布式杀伤与无人作战能力是过渡重点,增加舰队规模则是实现过渡的保证。达到335艘的特朗普目标并不容易,海军在过去两个财年增加了订购量,特别是主力驱逐舰和潜艇,并希望通过为现役舰船延寿填补缺口。

在新财年预算申请中,杜鲁门号航母(CVN-75)被提前退役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不过两艘福特级航母的采购也说明,美海军不会盲目求新求变,对于以航母为核心传统海上力量结构的作用有着清晰的判断,“航母过时论”只是一种声音。

在目前和可预见的未来,唯有航母编队可以在茫茫大洋中同时提供或争夺战场态势感知、稳定的制空权、对陆打击以及远程力量的投送能力。无论是电磁武器、小卫星组网、无人机群或是任何新概念体系,在近中期都不能同时满足这些要求。新兴国家的反航母能力已明显提高,相比苏联冷战时不可靠的侦察、跟踪、定位、反应和打击手段,已不可同日而语。但在大国体系对抗中,攻与防是呈螺旋型、非线性的共同演进,目前美国海军力量结构不会因为对手新质战斗力的加强而发生根本性改变。

空军同样要在今天与明天的需要之间进行取舍。过去几年,美空军的战略十分明确,即坚定地从四代机向五代机过渡,即使代价是缩小机队规模。但是由于成本控制、战备水平、力量使用、军工复合体政治等各方面因素,空军开始采取更加折中的态度,包括人员政策以及部分调整对升级版四代机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