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7/8)

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政治是众人之事,很多时候就是人事,目前人事状况也不利于这7500亿的通过。在国会山,至少一半的议员没有亲历过2011-2013年令人窒息的预算政治,对接连不断的“小鸡游戏”和悬崖式预算博弈缺乏感性上的认知与教育。而在五角大楼,目前仍有大量人事空缺,很多都是“代理”(包括防长本人)或“临时”履职状态。这种人事状态对于国会与军方寻求妥协的紧迫性是不利的,如果无法在2020财年开始时(2019年10月)形成新的两年期修正案,相关程序将进入“持续决议”的不稳定状态。

最后,还有悬在美国头顶的巨额赤字问题。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在2019年1月估计,赤字将在2020年超过万亿、2028年突破2万亿、2030年创下二战后的债务占GDP比例的新高,万亿水平赤字的新常态已几乎是进行时。在这种压力下,军方需要又更清晰的取舍、高明的技巧和积极的沟通态度。之前讨论中曾提过五角大楼常耍的“小聪明”,如在遇到国会阻力时选择砍掉国会力保的项目。这种小伎俩在复杂的预算政治环境中很难奏效,就像2013年弄巧成拙未能阻止强制自动减支的发生。

总之,无论是军费的“虚高”、军队取舍之艰难,还是预算政治的形势,都意味着美国大国竞争的自我定位无法得到轻易保障,单凭大国竞争的大伞无法为美国的军事力量结构调整计划遮风挡雨。

-----

作者祁昊天,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助理教授。

责任编辑:单雪菱校对:丁晓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