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1/8)

美军祁观︱大国竞争下的军费:是新高,也是虚高

和过去两年一样,特朗普政府7500亿的2020财年军费申请体现了扩军和强军意图,也透出一些大国竞争的味道。不过,诚实地说,美国国防开支的布局离“大国竞争”的战略需要还有明显距离。本文维持关于美国军费政治的一贯判断:

⑴军费政治程序冗长(表1),不能靠某个阶段性结果而下定论;

⑵各军种都在艰难地盘算取舍,而非轻松享受“强军红利”;

⑶扩军与强军不是线性过程,并非定下战略方针或新装备研发计划就会落实,这虽是常识却常被忽略;

⑷从国防开支来看,美国关于大国竞争的定位自启动以来便面临降速甚至可能滑落的趋势;

⑸“国运”还是党争,始终是个问题,观察时仅原则上承认党争存在是不够的,更需要精确到具体博弈细节。

2020财年美国军费申请的重点不是新高,而是虚高;不是一路高歌猛进,而是推迟缩减的到来。应该说特朗普政府花钱强军的决心是有的,但钱能不能到位、该怎么花,却远在未定之天——如何在战备水平、现代化目标、财政状况和预算政治之间取舍平衡,每一步都是挑战。

总量vs增速

代理防长沙纳汉把2020财年国防预算的编列称为“杰作”。这让人有些啼笑皆非。据估算,要贯彻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和国防战略,五角大楼需要增加3-5%的支出,而目前这份“杰作”远远不能提供这样的财政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