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美国从伊拉克撤人,中东局势仍处于“可控的紧张”?

(6/10)

深度 | 美国从伊拉克撤人,中东局势仍处于“可控的紧张”?

一名了解特朗普与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国务卿蓬佩奥谈话内容的高级官员表示,特朗普上周对一份“战争计划”感到愤怒,认为这超出了他的想法。“他们的做法太超前了,特朗普很生气。博尔顿、蓬佩奥和其他人都急于翻到‘那一页’。”

有评论称,博尔顿一直倡导伊朗的政权更迭,这与特朗普的目标“完全不同”——他对所有这些“政权更迭”的言论感到不舒服,他的耳朵里回响着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前有关推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讨论。

白宫多名高级官员指出,除非伊朗方面采取“重大行动”,否则特朗普不会做出强有力的回应。“需要威慑而不是冲突”,这个想法在五角大楼是统一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反复强调对伊朗开战的代价,以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为首的文职官员也认同这一观点。

“不要认为美国和伊朗开战会像博尔顿曾经建议的那样容易。”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警告说,它不会很快、很容易,也不会仅限于伊朗领土。伊朗可能会在中东大部分地区发动战争,甚至会通过网络、民兵组织等在全球范围内发动战争。油价将会飙升。战争可能反而会支撑、而不是削弱伊朗政权。

“无论特朗普还是哈梅内伊,不想打仗的意愿都是真实的,”刘中民指出,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的逻辑是减少投入、调动盟友,发动战争明显与之相悖。但必须看到,美国政府释放的安全外交政策信号是相当混乱的:特朗普想压伊朗谈判,从而达成重签伊核协议的诉求;但博尔顿和一些军方人士可能仍将颠覆政权作为目标;与此同时,不能排除美国军工企业在其背后推波助澜。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