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是骑兵连的兵”

(1/6)

“我永远是骑兵连的兵”

(一)

杨长世老人是在女婿的陪同下来探望自己的老连队。他头戴一顶鸭舌帽,有些佝偻的身躯穿着旧式中山装,花白的胡子与黢黑的脸庞透射出岁月的沧桑。

老人来时,连队正在外驻训,留守营区的我接待了他们。老人用左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被很多层塑料袋严实包裹着的盒子,一层一层、小心翼翼地将塑料袋解开,打开盒子给我看。盒子里整齐放着的,是一个小本子和3张照片。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