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一家四代人当兵的接力棒,我沿着父辈们的足迹前行

(3/5)

接过一家四代人当兵的接力棒,我沿着父辈们的足迹前行

童年的时光里,我偶尔会听爷爷讲起当年作战的故事。尽管耳朵曾被炮弹震伤,遭遇化学武器袭击导致皮肤时有瘙痒难忍的症状,但爷爷总说,自己只是革命队伍中的一份子,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不值一提,能够幸存下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在海南岛战役中,航渡距离远,水流湍急。在没有空军的支援下,爷爷所在连队依靠简陋的木帆船分批渡海。有的战友中弹牺牲,有的木帆船被击翻,但爷爷始终跟随大部队,在艰难的抢滩登陆后成功登岛。我问爷爷,你们在激战中会想什么。爷爷说,当时就想着登上海岛,打败敌人,夺取胜利。

1950年10月,爷爷随第一批志愿军入朝作战。行军、挖猫耳洞、打仗、送信等内容构成了爷爷关于那场战争的记忆。1952年的冬天,由于通信线路被敌人的飞机炸坏,短时间内无法恢复,爷爷接到了传送战斗文书的命令。途中,爷爷突然听到零碎的枪声和敌人巡逻兵的脚步声,他运用平时训练学习的战术,巧妙利用地形与敌人周旋,最后钻进一处大石头缝里躲过去,及时将战斗文书送往前线部队。我依然记得爷爷讲述的一段战斗经历:在朝鲜的战斗是不分昼夜的,一场夜战中,炮火连天,尘土飞扬,喊杀声响成一片。耳边轰鸣之际,一位身材高大的战士把自己猛地扑倒在地一滚,等清醒过来时,那位战士已经牺牲了……当泪水从爷爷苍老的面庞滑落,在他长久的沉默中,我感受到爷爷身上厚重的老兵情怀,心中也升起了对绿色军营的向往。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