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一家四代人当兵的接力棒,我沿着父辈们的足迹前行

(4/5)

接过一家四代人当兵的接力棒,我沿着父辈们的足迹前行

当我入伍后第一次休假回家时,平时不苟言笑的爷爷特别开心,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我身上的绿军装,还特意拿出自己的军功章在我胸前比量。他反复说道,“这个兵要好好当,好好当”。可当我把获得的“优秀士官”奖章带回家时,爷爷已经不在了。2016年6月26日爷爷病逝,享年86岁。

就在爷爷病逝的前一年,他坚持带病参加入朝作战志愿军战友的聚会。见面聊天时,爷爷与老战友们合唱《志愿军战歌》,一起回忆战斗的岁月,有说有笑的,就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爷爷对军旅的真挚情感,深深影响着父亲和我。

父亲郑尊元是在1982年入伍的,来到原沈阳军区某部,成为一名工程兵,一直担负国防工程的施工任务。1987年,父亲退役回家,但他始终觉得自己这个兵还没当够。在家时他最喜欢带我看军旅剧、唱军歌,常常对我说,“好男儿就要去当兵”。等我2013年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佳木斯学院毕业后,父亲对我说,“去当兵吧”。顺利通过政审和体检,我在湖北省麻城市应征入伍,时隔27年,我接过了一家四代人当兵的接力棒。为此,父亲很高兴地摆了十桌宴席,特意请来亲戚朋友庆祝,席间他一直自豪地说,“我们一家四代都是当兵的……”

相比于祖爷爷和爷爷的时代,父亲和我都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战争岁月,在部队只是普通一兵。父亲的6年军旅生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白山黑水间施工。父亲从南方来到天寒地冻的东北,吃着硬邦邦的窝窝头和粗糙的高粱米,有时耳朵冻伤了,有时手脚皴裂了,但他从来没有叫过苦,多次受到连队和营里的嘉奖。

爷爷曾说过:“先有国家这个大家庭的安宁,才有我们小家的幸福。当兵报国是我们家的传统,这个传统要一直传承下去。”如今,我在第75集团军某旅当班长,正努力沿着父辈们的足迹前行,运用大学掌握的中医学知识,在提高旅卫生员一线救治能力上发挥作用。战友们特别羡慕我们一家四代人的当兵经历,父亲也专门用写信的方式对我说,“你是我们家的第四代军人,肩上的责任更重大,希望你不断地突破自己,把兵当好”。我会将一家四代人的当兵之路延续下去,像父辈那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