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味人生”啥滋味

(2/4)

“兵味人生”啥滋味

“当兵15年,每天做好一件事:炒菜切菜。作为炊事兵,灶台就是我的战位。”唐古拉兵站炊事班操作间,四级军士长余金涛忙得不亦乐乎。

常年守在离天最近的高原兵站,余金涛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美,伸手就能摘到星星。他常说,越是在高海拔地区,战友们的伙食保障越得上心。

那年,余金涛一路坐着汽车,一路伴着头痛胸闷上了唐古拉。看着眼前寸草不生的戈壁和远处的皑皑雪山,他曾怀疑自己的选择……

唐古拉山,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的一半,躺着相当于在内地负重40公斤行走。刚上山那会儿,余金涛高原反应强烈,躺在床上无法动弹。医生劝他实在不行就下山,但他心里始终有个“结”:“下山,不就成了逃兵吗?”

从那天起,余金涛时不时地向医生请教“恢复适应”方法。说来也怪,渐渐地,他的高原反应一次比一次轻。再后来,与身边那些坚守高原的老兵接触,余金涛敬佩老兵们抗击高原反应的心理素质,更感受到他们对高原的满腔深情。

“唐古拉虽苦,但只要在这里扎得下根来,都能长成参天大树。”一位老班长的话,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想——在三尺灶台烹调自己的“兵味人生”。

炊事专业相对枯燥,炊事兵每天“洗、切、炒”周而复始。看着战友吃得开心,余金涛的心里也乐开了花。然而,飘香饭菜背后的“苦”味,只有余金涛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