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哨兵,为何要守一个孤悬沧海的小岛

(4/12)

天涯哨兵,为何要守一个孤悬沧海的小岛

“舍不得这身军装。”和邱华一样,许多官兵把军装穿成了第二皮肤,真要脱下来,浑身疼。“今年40岁,西沙20年,生命的一半穿着军装,难脱下。”邱华说出了很多人的感受。

“舍不得这里的战友。”曾经,邱华多位至爱亲人接连遇害、病逝、患重病。“在最困难的时候,是组织和战友一次次帮助我从低谷中站起来,战友就是我的家人。”

“以岛为家”,绝不只是一句口号。雷达班班长王超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上岛的情形。接他的老班长赵岩不善言谈,一路波翻浪卷,快到中建岛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我们就要到家了。”

这句话,王超记了5年。

“爱着你的每一寸海,恋着你的每一粒沙!”官兵们把岛当家来看,更当家来爱、来建。树多了,路通了,还种上了菜。雷达分队分队长董威做豆腐是一绝,“看到大家吃得高兴,最开心”。王超则对图书室的自制冷饮情有独钟:“在窗前翻开一本书,抬头看看大海沙滩,喝上一口冰镇饮料,爽!”

听起来让人感觉是在旅游胜地,而不是“四高两缺一多”的远海孤岛。其实,言语之间是以岛为家、乐守天涯的满满的爱。这爱,就像他们周边的海,澄澈、宽广、深沉。

大山般的责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