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大金梨

(1/6)

永远的大金梨

我如此深刻地怀念它,是因为它的每一粒水珠都深深地通过我的回忆又回到了我的眼前,是每一粒水珠,是我的贝齿切过它之后,它迸射进我的口腹之中的那种甜酸酸的水珠。那水珠立刻在我的口腹之中弥漫,深深地闯入我的记忆,使我今天想起它,仍然不停地咽下口水。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永远的大金梨

■王久辛

我如此深刻地怀念它,是因为它的每一粒水珠都深深地通过我的回忆又回到了我的眼前,是每一粒水珠,是我的贝齿切过它之后,它迸射进我的口腹之中的那种甜酸酸的水珠。那水珠立刻在我的口腹之中弥漫,深深地闯入我的记忆,使我今天想起它,仍然不停地咽下口水。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