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

(1/8)

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

照片中,一个身材瘦弱但腰板挺直的中年人端坐在椅子上,双目紧闭,嘴角微微上扬,安详的笑容写满面庞。他的身旁,正在和别人交谈的妻子,轻轻地牵着他的一只手。

“这个中年人名叫徐嘉庆,是一名特等伤残军人。”山东省胶州市阜安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萍说,今年3月,胶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正在开展退役军人及其他优抚对象信息采集工作。身为二等功臣、特等伤残军人的徐嘉庆,被胶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列为登门统计对象,给予特殊照顾。但徐嘉庆却主动来到办事处办理相关手续,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世界以痛吻我,我愿报之以歌

——特等伤残军人徐嘉庆的励志人生

■解放军报记者 康子湛 宋子洵

照片中,一个身材瘦弱但腰板挺直的中年人端坐在椅子上,双目紧闭,嘴角微微上扬,安详的笑容写满面庞。他的身旁,正在和别人交谈的妻子,轻轻地牵着他的一只手。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