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安徽省总队:重拳治“五多” 让军队回归本责本业

(3/7)

武警安徽省总队:重拳治“五多” 让军队回归本责本业

即使在信息化发展速度如此之快的今天,以一直“跳动”的微信工作群为代表的新“五多”问题还是愈演越烈。官兵们形象地称之为:老“五多”还未完全根治,新“五多”又来了。

几十年来,“五多”问题为何总是引起如此高的关注?

在与武警安徽省总队相关处室负责人交谈中,记者了解到,就在去年,中队干部在训练和上课时手机仍不离身,如果微信群内的紧急通知不能及时回复,就会挨批评。许多基层官兵曾表示,“明面上的通知少了,微信工作群里却层出不穷。”

作为形式主义的典型代表,“五多”问题就像部队肌体中的癌细胞,经常与官兵备战打仗争夺时间精力,严重制约了战斗力的生成。“微信通知‘任性'群发是新时代发展中的次生矛盾,与传统五多新旧交替,互相影响。”在武警安徽省总队司令员王宝音看来,微信工作群里“任性”的群发通知不仅挫伤了基层创新创造的积极性,与部队练兵备战、谋战打仗的主业背道而驰。

微信群里发通知,电话短信催材料。“文山会海”之患也让官兵们很无奈。

据介绍,过去基层连队除“七本五簿三表一册”外,需要备查的登记统计种类繁多。如一个连级单位就有3大类149项登记统计,有的为完成这些登统计不得已配备2名文书。不仅如此,中队干部平均每天处理文电、拟写材料不少于2小时,基层机关化现象突出。王宝音认为此风不可长,“这些问题有些已经严重影响练兵备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基层建设发展质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