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刊文:“和平病”是一种什么病?

(2/4)

军报刊文:“和平病”是一种什么病?

“和平病”是一种什么病?要搞清楚这种病的病源、病根,寻找治疗良方,还需先弄清楚为什么战争时期不容易患这种病。战时军队时刻都在打仗,军人眼中有敌人,心里有战斗,肩上有责任,因而从肌肉细胞到大脑神经,从每名战士到整支军队,都始终处于紧张、忙碌状态,哪怕是做梦,也是“铁马冰河”“直捣黄龙”。这种严酷的战争环境、完善的“免疫机制”,使“和平病”无滋生土壤、无可乘之机。和平原本是对军人的最高奖赏,缘何成为罗马军团、清朝八旗兵的“致命毒药”?这似乎是一种“历史嘲讽”,发人深省。有些人患上“和平病”,究其根源,是忽视了和平与战争的辩证法,忘记了和平的相对性,殊不知唯有“重战”“善战”才能“止战”“胜战”;是忽视了军人的真正使命,忘记了和平“守护者”的角色,殊不知将“和平勋章”挂在胸前的同时,更应永远将敌人装在心中。思想的锈蚀比枪炮的锈蚀更可怕。“和平病”的病根其实在思想上,这是一种“心病”,心病亦须心药医。

常听“盛世危言”。和平是人们的普遍愿望和终极理想,但纵观人类历史,和平的出现并不意味着人类的自相残杀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而仅仅是一个短暂的“顿号”。我们享受了长久的和平时光,因此,一些人就淡忘了战争硝烟的味道,渐渐觉得战争离我们非常遥远,乃至变成了一个“传说”,即使听惯了“狼来了”的故事,也变成了习以为常的“村民”。殊不知,战争与和平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随时一捅就破。世人眼中没有战争,但军人心里要有战争;和平年代军人很少流血牺牲,但要时刻准备着流血牺牲。我们要看清边防海岛柔中带刚的博弈,认清意识形态领域看不见硝烟的斗争,对和平表象之下战争的“阴影”和“潜流”洞若观火、了然于胸,从而安不忘危,朝夕惕厉,始终保持战略清醒,当好国家的“守夜者”与和平的“守护神”。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