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刊文:“和平病”是一种什么病?

(3/4)

军报刊文:“和平病”是一种什么病?

常思“望尘知敌”。有人说,歌词在寻找旋律,骆驼在寻找沙漠,钻石在寻找瓷器。同样,和平时期国家可以没有敌人,但军队不能没有对手,军人不能不知敌情。对军人来说,棋逢对手很悲壮,但没有对手同样也是一种悲哀。对手是认识自身的“清醒剂”,是磨砺军队的“磨刀石”,是凝聚军心的“黏合剂”。不能因为几十年没有打过仗,便忘了真正的对手是谁、在哪里、怎么样、要干什么了,由此便夜夜高枕无忧,却将寻找对手、研究敌情视为胡思乱想、杞人忧天。殊不知,我们在看和平的风景,对手却在寻找我们的漏洞。为此,我们应瞄准盯紧对手,把脉其战略企图,关注其发展动态,在战场建设、战法运筹、装备发展等方面因敌施变、高敌一筹。只有研究对手、熟悉对手、学习对手,才能最终超越对手、慑服对手、打败对手。

常养“浩然之气”。“气者,人之根本也”。战争是精神力量与物质力量的双重较量,“一鼓作气”“哀兵必胜”,都说明“气”对于军队、对于胜利的重要作用。这“气”是锐气、血气、正气,能够转化为旺盛的士气、凌厉的杀气。战争环境中,可以踏着战友的血迹化悲痛为力量,可以在生死关头“背水一战”,由此气壮山河、势不可挡、无坚不摧。孟子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和平时期,军人虽远离了战场硝烟,但“气”不能松,更不可泄,否则“和平病”就会乘虚而入、渗透腐蚀,应该常常培气、养气、砺气,培育坚定信仰、牢记使命的豪气,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锐气,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义气,精忠报国、疾恶如仇的血气,不畏艰险、视死如归的勇气。这些“浩然之气”只能从“执干戈以卫社稷”的崇高使命中来,从视荣誉如生命的必胜信念中来,从从难从严的实战化训练中来。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