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所几番撤建 守边承诺不变

(1/4)

哨所几番撤建 守边承诺不变

■本报记者 单慧粉 通讯员 武路云

一场大雨不期而至。

临近中午,军车已经在迂回曲折的盘山公路上行驶了近3个小时,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距离云南省河口县99公里的桥头乡东瓜岭茶场的放马哨。远处,山色如墨,浓雾弥漫。随着海拔不断升高,能见度已经不足20米,我们在山里迷了路,手机导航也“不识趣”地失灵了。